|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爆款製造機”回A!章子怡、黃曉明等明星都來了

“爆款製造機”回A!章子怡、黃曉明等明星都來了

(原標題:“爆款製造機”回A股上市!章子怡、黃曉明等半個演藝圈的明星都來了)

股東高位出貨 10億+大手筆甩賣 股價走勢卻意想不到

從美股退市4年的博納影業,終於要在A股上市了。

11月5日晚,據證監會發布的審覈結果,博納影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博納影業)首發獲得通過。

這個消息無疑讓背後的股東們,騰訊、阿里以及章子怡等一衆明星們長長地舒了口氣……更是讓博納影業的老闆於冬激動不已。

聰明人的10大特徵,你中了幾條?

於冬:“我一定要回來”

招股書顯示,博納影業成立於2003年,是國內首家從事電影發行業務的民營企業,主營業務爲電影的投資、發行、院線及影院業務。

螞蟻命運焦點:IPO批文有效期多長?1年還是6個月

作爲當時國內影視業的龍頭企業,爲什麼會選擇納斯達克?

北京共有產權房冰火兩重天:城區太搶手 郊區賣不完

博納影業的老闆於冬在央視《對話》欄目中坦言:“當時沒有機會在A股上市,所以才選擇了到境外融資,如果還能給我一次機會重新上市,我會更加成熟、穩健地來面對全球市場的競爭。”

2009年10月,華誼兄弟在創業板上市,爲國內影視企業A股上市破冰,於冬感慨:“起了個大早,趕了個晚集。我如果知道創業板開了,就不去美國了。

上市五年後,華誼兄弟的市值超過800億人民幣,而博納影業在美國的股價摺合人民幣約30億,但彼時兩家公司的中國電影市場份額不相上下,“在電影出品量、海外發行出口量上我要超過華誼兄弟。”於冬言語之間都是悔意,直言不僅融資難,市值也無起色,“變成殭屍股一樣”。

動不動就補貼百億 連年鉅虧的蘇寧哪來的錢?

“我一定要回來,不管我付出多大代價。”於冬表示。

此刻距離博納影業從納斯達克退市已經過去了3年,博納影業仍在深交所中小板申請IPO企業中排隊。

康大龍祥匯 在售中 360萬元/套起

10年前登陸納斯達克

10年前的2010年9月,博納登陸美國納斯達克證券交易所,成爲第一家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影視企業。

景業東湖洲豪園 在售中 最新報價約爲26000元/㎡

著名影星鞏俐以及袁立等人和博納掌舵人於冬一同在現場敲鐘,一時風光無限。

但是一時的風光,並不能換來海外投資者的青睞。博納影業的股價一直毫無起色,最高時的股價也才60億元人民幣。於冬曾多次在公開場合坦言博納影業被低估。

狂賺3萬倍!海康威視副董事長出手 累計套現200億

上市5年僅融資925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不到5億元。於冬2016年11月曾接受《每日經濟新聞》採訪時透露,融到的5億元除去各種高昂的成本,根本不夠花。

推八款車型 全新MG5將於今晚上市

在美國上市的五年間,被業內成爲博納影業“失去的5年”。博納影業陸續投拍了《智取威虎山》、《竊聽風雲》系列、《一代宗師》、《澳門風雲》等64部電影,收穫130億人民幣票房,股價卻仍在低谷匍匐。

2014年,《智取威虎山》爲博納影業帶來近10億票房,穩坐當年賀歲檔冠軍,“但是我的股價還在天天跌,最低的時候跌得3元錢不到,從那一刻開始,我感到孤懸海外的那種無助,(決定)我一定要回來,不管我付出多大代價。”“孤獨”,是於冬在海外最大的感受:“當你孤懸在海外的時候,這個行業是他們不認同的,因爲他們認爲好萊塢纔是世界級的企業,你一箇中國的電影公司,怎麼引領世界電影的潮流,所以這是很孤獨的一個過程。”

史上最“星光熠熠”的股東團隊

2016年4月,博納影業完成私有化,從美股退市。從私有化的那一刻起,資本就已經盯上了這塊“肥肉”。

博納的私有化買家包括了:阿里、騰訊、中信證券、復星國際、紅杉資本、軟銀賽富,以及創始人於冬。

螞蟻命運焦點:IPO批文有效期多長?1年還是6個月

彼時,國內影視業一片向好,熱錢涌入,明星資本化也成爲上市公司資本運作的手段。華誼兄弟等影視公司就將一些成立不久的明星作爲股東的公司進行高溢價收購,並簽訂對賭協議,綁定明星的同時,拉高公司市值。

6個月後,博納影業完成25億元的A輪融資,由阿里影業、騰訊領投。招股說明書顯示,在前十大股東中,浙江東陽阿里巴巴影業有限公司以7.72% 的持股比例,位列博納影業的第三大股東,林芝騰訊科技有限公司則爲第六大股東,持股比例爲4.84%。

星河山海灣 在售中 最新報價約爲32000元/㎡

除了知名企業不斷增資之外,2017年3月,博納影業正式向證監會遞交IPO申請之前,又“突擊”引入了張涵予、黃曉明、章子怡等明星股東。

有人戲稱,博納回A股上市,半個演藝圈的人都來了……

回A之路一波三折

馬蘇承認沒戲拍 遭嘲諷:幫李小璐PG One就該知道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結果這場東風,等了4年……

2018年,在博納排隊一年半的時間,影視行業已經發生了巨大變動。

從2016年開始證監會叫停多起影視類併購,影視傳媒板塊幾乎呈現連續下跌走勢。

根據統計,2017年全年共有438家企業成功登陸A股,其中僅有橫店影視、金逸影視、中廣天擇3家影視公司。2018年全年共有105家企業上市,其中影視類公司通過率爲零,且開心麻花、和力辰光、新麗傳媒等公司主動撤回了上市申請。而新麗傳媒在2018年被閱文收購前,曾三次遞交IPO申請,歷時五年。

康大龍祥匯 在售中 360萬元/套起

2019年3月,博納影視終於收到證監會下發的IPO反饋意見文件。誰曾想,當年7月,瑞華會計師事務所被證監會立案調查,博納影業IPO因爲審計機構的拖累,審覈狀態變成了“中止審查”。

2020年8月,在創業板註冊制的政策利好之下,博納影業再次遞交招股書。

2020年11月,博納影業過會。

“爆款製造機”

能否重回高光時刻?

招股書顯示,其在2014年到2016年間市場份額居民營電影發行公司前三名。自2003年投資《美人草》開始,博納延伸觸角,衍生出主投發行、參投發行、純發行、純投資業務。

博納在前期靠發行港片取得成功的基礎上,近年又在主旋律大製作電影方面發力,其中具有代表性的電影有“山河海三部曲”系列電影:《智取威虎山》《湄公河行動》及《紅海行動》;“中國驕傲三部曲”:《中國機長》《烈火英雄》及《決勝時刻》;以及去年檔爆款《我和我的祖國》。

接下來,博納影業還將在明年春節推出 ” 行動三部曲 ” 最終章《緊急救援》,以及近日開機的抗美援朝70週年紀念影片《長津湖》、抗疫題材影片《中國醫生》等主旋律新作。

然而,即便頭頂主旋律商業大片“爆款製造機”的稱號,博納影業也難敵新冠疫情的來勢洶洶。

今年上半年,博納影業的營業收入爲7.55億元,營業利潤爲5836.31萬元,淨利潤爲2680.06萬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僅剩793.11萬元。

“爆款製造機”回A!章子怡、黃曉明等明星都來了

招股書指出,今年疫情將對博納影業業績造成重大不利影響,將有可能導致公司上市當年營業利潤較上年下滑50%以上。

博納影業預計,2020年全年可實現營業收入21.27億元,同比下降31.73%;預計歸屬母公司股東淨利潤爲1.76億元,同比大幅下降44.03%;預計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歸母淨利潤爲1.17億元,同比下降33.64%。

博納影業此次擬募集資金14.25億元,主要投資於博納電影項目和博電影院項目。其中博納電影項目總投資6.05億元,共擬投資8部影片;博納電影院項目總投資爲8.20億元,主要包括裝修、銀幕、座椅等。

實際上,經過疫情洗牌,留下來的重量級玩家都已經開始加碼主業進行擴張。6月23日,萬達電影公告透露擬募集資金43.5億元,用於新建影院項目及補充流動資金。

業內人士預計,博納影業最快將於一個月後正式上市敲鐘。屆時,博納影業是否能重回高光時刻,我們拭目以待。

西甲-索萊爾點球戴帽瓦拉內烏龍 皇馬1-4瓦倫西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