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2crym精彩都市言情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愛下-第125章 讓叛軍看見了還以爲我們吃不起呢讀書-an1yt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接舷战可谓是水战最古老的形式了,中外皆然。
稍微懂点水战的将领,对于这种跳帮到敌船上砍杀的战法都不会陌生。
不过,秦汉以来,东方的水战,并没有刻意去追求接舷战。交战各方对于战船性能的追求,也一直在往“船楼高峻”这个指标上靠。
船楼越高越好,越高越有居高临下放箭的优势,等着船舷和船楼更低矮吃亏的一方被射得抬不起头来,主动靠上来像攻城一样仰拱、守船方白白多收割一些人头,岂不美哉?
加上古代东方内河战船以方形平头为主,以求航行稳定,不好安装撞角。自然更没人发展“拍杆”、“乌鸦喙”之类刻意扎住敌船接舷战的装备,大家想的都是“遇到船比我高的,我才跳上去砍杀。遇到船比我低的,就没必要砍杀,等着敌人过来砍杀”。
用巨大船体加拍杆重锤直接拍沉拍碎敌船的战术,历史上要到隋朝初年、镇守蜀地的大将杨素为了灭南陈,才在长江上游建造“五牙战船”。不过这种船也得先过了长江三峡、进入夷陵地区之后才能建造,因为重心太高根本开不过长江三峡,遇到湍急的地方就容易翻覆。
而李素去年冬天在葭萌、阆中吩咐设船厂造船时,就注意“因材施教”,为不同特色的水战将领,各造一些适合他们风格的战船。模仿罗马乌鸦战舰搞个小拍杆和乌鸦喙又没多少技术含量,完全是一层窗户纸、捅破了概念工匠很容易就弄出来的。
汉军战船中绝大多数还是没有这样的特殊装备的,只有少量用于今天这种特殊战场环境,配合甘宁简直是如虎添翼。
行业现状如此,高沛又并非什么牛逼的水战将领,被甘宁这种“专门盯着接舷战而来,不管敌我双方谁船高船低,都一乌鸦喙扎住了砍杀干净再说”的疯子打法缠上,自然是瞬间懵逼。
谁让甘宁是海盗出身呢,海盗的目的就是抢东西,抢东西就要跳上去把人杀光把船占领了,自古以来都是海军炮击海盗接舷,此自然之理也。
甘宁本人也是砍灭一艘接一艘,从第二艘开始,他手上那柄链枷就开始发挥神勇,可以缠住帆缆、或是甩出挠钩,跟人猿泰山一样继续跳到下一条船上继续接战。甘宁本人也只是穿着了犀皮铠甲,没有铁甲,以提升轻灵敏捷的程度,防御力相对没那么重要了。
“都尉,顶不住了,那些水贼好生骁勇,已经十几条船的弟兄们都被砍得弃船投降了,光那个穿着大红蜀锦的敌将就已经砍了我们五六条船了!要不赶紧撤吧!我们逆流他们顺流,这样打下去根本拉不开距离啊!”
高沛身边一个曲军侯被砍俘了自己的坐船,跳江逃到高沛船上,指着势如疯虎的甘宁战栗提醒。
“怕什么?敌军看上去不过千余人,我军比他们多四五倍不止,逆流又如何、全部缓缓靠上来围住!”高沛不甘心被野路子就这么击垮,仍然在坚持聚拢阵型。
他觉得,甘宁的优势,只是因为上游的机动性,导致虽然兵少,但瞬间集中起来用效果很好,可以在局部战场形成暂时的集中优势兵力。
但只要给下游的大军一点时间,慢吞吞围上来,迟早还是可以把甘宁碾压掉的。
……
“哼,这贼将真是不知死,竟然觉得自己还有希望。他要是抛下这几条被咱缠住的战船,掉头逃命,还能拉开距离。现在已经晚了!”
甘宁又用铁戟横枝斫死数人、清空一条刘焉军战船后,看到高沛居然不退反进,就知道高沛已经没了。
甘宁这一路的任务,就是尽快跟敌军前队绞肉搅在一起,让敌军无法列好阵势远程互射、发挥兵力优势集火。不一会儿之后,周泰就会带着主力出现了。
现在,高沛因为前军被缠住,既没有立刻掉头利用顺流而下优势逃跑、卖队友断臂求生。又怕误伤肉搏中的队友不敢远远攒射,而是全部迟缓堆上来近战,可谓是甘宁最喜欢看到的局面了。
连续好几次,都是向甘宁这边围过来的敌船,因为逆水行舟速度太慢,还没靠拢,前一条船上的人已经被甘宁杀了个精光,白白打成了添油战术。
甘宁继续坚持了一盏茶的工夫,撑到周泰带着后军主力赶来,对面的敌军终于发现局面不对,士气彻底动摇。
可惜,这时候在想撤已经来不及了,双方战船扎堆犬牙交错,航道堵塞严重,很多还被撞角和拍杆缠在了一起。
高沛指挥着左右亲卫围住甘宁坐船的时候,满以为自己可以七八条船围殴两三条,形成绝对优势,最后却发现包围甘宁后路的船只很快被顺流冲上来的周泰杀散,而正面也被缠住跑不了了。
十几条大船横七竖八撞在一起,连成一片,形成了血腥搏杀的屠场,战场之宽阔,与陆战也没什么分别了。
老夫終於等到了靈氣復蘇 大曰如來
甘宁接连跳过好几条战船的船舷,终于带着心腹水贼精锐杀到了高沛座船上。
高沛这边的亲卫都是环首刀与圆盾的配置,没有人使用长枪,标准的水战装备。高沛本人鱼鳞玄甲、头戴铸铁头盔,最精锐的十几个亲兵小校也都是札甲。
所以,看到甘宁带着一群只有皮甲甚至无甲的水贼杀上来时,高沛心中还有一点侥幸:连铁甲都没有,列阵而战未必没有逃生的机会!
甘宁军猛冲上前,非常迅猛地冲散了高沛军的列阵,刀盾兵本来就无法及远,所以阵势也不是很难冲破,甘宁这边死了三四个水贼之后,很快就形成了散乱的各自捉对厮杀乱战。
甘宁手中铁戟狂刺猛斫、上下翻飞,高沛以环首刀格挡数次,连连后退,偶尔一个盾击反冲,竟也能一时逼退武艺比他高得多的甘宁。
铁戟锋刃与侧枝斫在盾上,连连被滑开。数招之后,甘宁摸清了高沛的武艺路数,不再靠铁戟主攻,而是假装一波攻势结束、退开两步卖个破绽,让高沛反击。
七零甜妻撩夫記
屍姐攻略
高沛以为甘宁已经技穷,翻身砍杀回去,环首刀刀法严谨,以圆盾遮蔽上身,刀刃泼风一般往敌下路招呼。这也是有盾牌一方惯用的招式。
甘宁格挡不易,看似几乎遇险,但他觑准时机,拼着一戟扎中甲板、一时无法拔回的风险,看到高沛又一刀贴地砍来之时,猛然往下一扎。铁戟侧枝正好架住佩刀,余力未衰扎进船甲板,把环首刀也卡死在甲板上,一时无法抽回,两人的兵器就这样同时被卡在了木板上。
高沛心中暗道不好,正在犹豫是该奋力抽回,还是果断弃刀后跳,抑或是一个盾牌的野蛮冲撞把甘宁撞飞、让甘宁变成失去武器的一方。
心念电转之间,高沛也来不及想太细,被狠劲儿驱使,选择了最两败俱伤的野蛮冲撞。
不肯弃戟,就挨这一下连人带铁甲带重盾两三百斤重的野蛮冲撞吧!
“喝啊!”高沛野蛮冲撞的同时,一边大喝一声,一边眼神余光瞥到甘宁侧身架步扛撞、另一手的链枷猛力甩击而来。
高沛连忙低头,把盾再举高一些护脸,“砰”地一声链枷的杆子猛击在盾牌上,而铁链连着的流星锤头,沿着盾牌上缘拐了个弯被惯性继续甩出,“噗”地砸中高沛的后脑勺。
高沛头戴铸铁头盔,盔倒是没怎么变形,甚至脑袋都没碎,整个人依照死前的惯性继续猛撞,把甘宁撞飞出数步之远,压倒在甘宁身上。
蠻紋道 失敗
甘宁知道自己这一招有点冒险,但不冒险的话,也不能这么快杀死敌将。
他揉了揉被撞得气血翻涌的五脏六腑,强行憋住心中的阵阵呕逆,把高沛的尸体推开。
自从大半年之前,跟张飞那一战中,因为误判对手,导致用链枷锁敌人兵器时,反而自己的链枷被脱手震飞后,甘宁坐牢期间一直对自己的链枷技术有点心理阴影。
这种招数其实也没什么技巧可言,全看双方谁力气大,现在,终于在高沛身上找回自信了。
刘焉军主将被流星锤爆头,后续的厮杀就更加一边倒了。甘宁也终于正式达成了他的八艘飞成就,累计超过百人斩。
不到一刻钟,数量超过汉军一倍以上的刘焉军,就被彻底杀散,几十条运粮船被俘,还有一两千名水兵也投降了,其余人等连忙掉头逃窜。
但甘宁和周泰仍然不肯放过,分兵追杀。刘焉军逃兵中只有那些战船因为速度和追兵差不多,逃回了江州,但运粮船货重吃水深、航速缓慢,纷纷被追上俘虏。
此战汉军大胜,不过,基本上也就到此为止了。之前刘璝轻敌、陆路支援钓鱼城被关羽杀得惨败。这次陆路不敢来改水路,还是趁着关羽不在,结果又被周泰甘宁惨败。
从此之后,江州守军应该是水路陆路都不敢再支援钓鱼城了,围城打援的机会也就没有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如果仅仅是杀敌缴获,周泰甘宁赚得也不算多,毕竟用掉了一个宝贵的不可复制的战略机会。
權少纏情:霸上小萌妻
……
当天午后,李素骑着马带着典韦等保镖护卫,来到了钓鱼城南二十里、嘉陵江西岸的临时营地,查验周泰和甘宁的战果——之所以要来这儿设临时营地,也是因为钓鱼城的存在,封堵了水师经过城下回到上游的航道,可能会丢石头砸沉过往船只,所以索性就不回去了。
周泰满脸兴奋,当这一群新鲜俘虏直接向李素汇报:“中郎,累计俘获战俘两千余人,缴获船只百艘、军粮三万石!这下好了,给刘瑁运的粮食,全归我们了,我军倒是可以少运不少粮食。”
李素瞥了一眼旁边的俘虏,非常豪阔地一挥手:“杀敌、俘获,这些都值得高兴,区区三万石军粮运能,有什么好高兴的?咱缺那点粮么?咱缺运粮的船么?
继续运!缴获归缴获,全部分赏给参战将士加餐、分给战死将士的家属作抚恤,堂堂征西将军还需要士卒这点缴获归公么?全部发掉!”
要不然让那帮俘虏看到了,还以为我们吃不起呢!
大荒神王
李素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让敌人充分认识到刘备军不差粮,把对方那个“我一定能耗得过刘备”的心理预期给打掉!
周泰微微懵逼,不知为何居然缴获了敌人军粮反而都不能让长官开心,但他也无所谓,照着执行就好。
李素继续问:“有俘虏敌将么?出战之前我告诉你们要尽量多抓文武将官俘虏的。”
甘宁过来汇报道:“我倒是想砸晕了高沛生擒的,流星锤分量不好拿捏,后脑勺一锤就毙命了。不过倒是抓到了督粮的文官赵韪,他还自称是巴郡太守呢。”
特級寵妻令:妻控總裁不ng 金龜子
说着,甘宁指了指俘虏人堆里一个三四十岁的文官,一把揪出来丢在李素面前。内心还在惋惜高沛血量太少。
李素不由笑了:“他算哪门子伪太守,刘焉自封的吧,我恩师蔡公才是巴郡太守!罢了,想必这人也没什么用,也就是刘焉看在他资历深,笼络人心的手段罢了。
他要是能说了算,不会被派来亲自督粮了。先给他松绑,招待一番,放回钓鱼城里。当然了,兵器铠甲不能带走,光着回去就好了。”
赵韪一惊:“你们好不容易抓了我们,居然还放我们回钓鱼城?”
李素轻蔑藐视:“就你们这些废物,野战再多我也不怕,放你们回去,当然不是回别处,而是一定得进钓鱼城——我还等着你们这几千张废物的嘴,加速把刘瑁吃穷呢,你们也就这点用了。”
这当然不是李素的真实计划,只是其中一部分,但只有这样,才能把“刘备不怕耗粮”的气概,彻底灌输到对方脑子中去,为后续的计划铺垫。
重生西遊之萬界妖尊 會魔法的小豬
赵韪果然被震得瞠目结舌,也对汉军的膨胀信心有了非常直观的认识。
然后他就被带下去招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