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dryko超棒的玄幻小說 平民神探討論-第1945章 細緻的過程相伴-izcg0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胡德凯的案子,最后也算是有了一个定论,但针对于彭城现在的麻烦,胡德凯的案子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至少胡德凯杀人的时候,本身对于杀人没有什么概念,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曾经杀过人,但在调查的时候,依旧有一定的方向可以去找。
因为他并不是一个专业的杀手,杀人对于他来说终究还是一个比较陌生的工作,反而是对于现场的布置,他会做出很多的设计。
魔笛艷曲 陽朔
这样一来,在现场他总是会留下太多的痕迹,顺着这些痕迹,其实也不难找到一些调查的方向,甚至他所追求的东西。
反倒是现在丁凡所面对的人,实在叫人有些为难。
杀人的手法干净利落,现场几乎找不到一点痕迹,更加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
眼下可以看出来的东西,就是这个凶手作案有一定的炫耀心理。
别人杀人,基本上都是隐藏的很深,甚至根本就不想有人发现自己杀了人,杀人之后恨不得将尸体都处理的干干净净,绝对不会任由他人看到尸体。
反倒是这一次的凶手,杀人之前甚至还要提前通知丁凡一声,好像就是专程要叫他过来看看的。
这让丁凡多少有点不适应的同时,也想起了有些小孩子,在家长身边喜欢做一些出人意料的事情,甚至这些事情做的都有点出格,而他们的目的,其实都是处于十分单纯的想要引起家长的注意。
电话挂断之后,丁凡终于从秦璐的嘴里知道了一些新的消息,根据她的检查报告显示,死者在生前洗过澡,隔壁的房间里有浴室,经过秦璐细致的检查,基本可以确定这个房间之前只有被害人自己住在这里,排水口上有残存的沐浴露,还有一些可疑的血迹。
但经过鉴定,这些血迹并不是静脉血,反而是女人的经血,而死者在死前刚好就处在生理期的阶段。
这也是为什么,当时丁凡在窗外会看到地上有血迹的原因。
听完秦璐的话,丁凡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自己赶到现场的时候,在客厅里并没有发现死者的身体,一开始他只是以为自己的视线受阻,所以没有看到。
但事实上,还有另外一种可能。
竹書謠之阿拾
那就是,在丁凡赶到现场的时候,客厅里确实没有死者的身体,因为尸体当时还在浴室里面。
丁凡所看到的尸体,其实就是后来警察赶到之后,在客厅里面所发现的尸体。
而那个凶手从一开始就没有离开过现场,不是说他没有来得及离开,而是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走。
在丁凡发现尸体之后,第一时间选择的就是报警,通知警方赶到现场,而他自己则选择了退出现场,尽量减少自己所留在现场的生物痕迹。
可也正是因为他的这个想法,刚好给了凶手一个机会。
他趁着丁凡离开院子的时间,将尸体更换了位置,随后躲在阴暗的角落中,等待警察到来。
在警察赶到现场之后,周围的警员很多,他身上穿着一身警服,从院子里竟然堂而皇之的走了出来,趁着大家都没有注意的功夫,跟丁凡要走了通讯设备,还有钱包等等随身物品。
这个小动作,根本就不会引起丁凡的怀疑,毕竟这本身就属于正规流程。
带走了这些东西的同时,他趁着刑警队的人还没有赶到现场,第一时间去居委会,利用他这一身的警服,逼迫居委会的主任将死者的所有相关资料全部调出,提前刑警队的人一步,将东西转移,或许这会儿已经销毁了。
但这还没完,离开之后,他将手机拆开,在手机的内部,做了一点小手段,趁派出所里面防备不足的时间,将手机藏在了审讯室里面。
之前应该还做了一些临时的调整,屏蔽了大量的信息,以及电话的拨通,直到第二天,再一次发来了短信。
整个计划,堪称完美,看似将整个警局的人全都耍的团团转,没有人能看出他的破绽,甚至就连丁凡都成了他手上的一个玩物。
好在丁凡现在想通了也为时不晚,很多事情其实想通了,后面可调查的事情同是也就变得清晰了很多。
比如说死者跟这个凶手之间的关系,就是一个调查的方向 ,虽说这个调查恐怕会有一定的难度,但多少也算是一个方向了。
龍珠之修真 騰雲駕霧的凡人
其次就是当年谷悦的事情,究竟是从哪里透漏出去的,这件事丁凡需要找人好好的调查一下,毕竟当年丁凡跟个谷悦之间的事情,知道的人可不多,甚至可以说少之又少。
但这件事,丁凡不方便通过警局的关系去调查,只能将事情交给远在东北的老烟枪帮忙。
韓娛之臨時工 風未至
能将这件事拿出来威胁丁凡,想来这个人对于他也算是有点了解的。
另外就是这个神秘人,对于警察内部的调查过程似乎十分了解,从一开始的杀人,到后面的撤离现场,他都做的十分顺畅,行云流水一般的顺畅,明显他不是一般的了解现场调查的流程。
这一点,丁凡需要找人调查一下,不过这个调查的范围,不会针对现在所有在职的警员,对于自己人,他一向不会轻易的怀疑,这是他的办事风格,对自己人他一向是是保持信任的。
可那些因为某些问题,最后被开革掉的警员,他就需要做点准备了,而且这个凶手要真是从警局开革出去的,那么这个人曾经很有可能就是本地的警局开革出去的。
虽然大部分的警局,调查案件的流程会有一定的相似程度,可有些时候各个地方多少会有一些微小的差别。
而整个案件只要有一点误差,就很有可能会导致整个计划的失败。
丁凡想这件事的时候,着实想了很长时间,拿着手机冥思苦想了半天,最后却没有将电话打出去,而是写了一张纸条,随后去了一趟医院,买了一些药的同时,将这张纸条偷偷塞进了爱丽的口袋里面。
这张纸条最后一定会落在卓胖子的手上,在通过他的手,将纸条传递到该去的地方。
眼下在整个彭城,丁凡不得不小心谨慎一些,在这里,能让他信任的人,其实并不多,可监视他的人,恐怕就不少了。
至少到现在为止,丁凡还没有找到那个监视自己的神秘人,究竟会在什么地方盯着自己。
为此,他必须要小心谨慎一些,跟之前所有认识的人都保持一定的距离,同时还要将自己所怀疑的东西,尽量的传递出去。
忙活了一天下来,眼看着天都渐渐的要黑下来了,丁凡趁人不注意,再一次躲进了危房区。
对于这一整天时间时不时跳出来的短信,他都一概不理。
重新回到之前准备好的落脚点,顺手检查了一下房门,随后从侧面的墙壁直接翻身进去。
但走到门口的时候,丁凡突然皱了一下眉头。
顺势在门口的边缘处摸了一下,随后将手上的袋子放在了门口,顺势从后腰的位置,摸出一把匕首。
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屋里的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拉开,丁凡手起刀落,顺势冲进了房间,将手上的刀按在门口那人的脖子上面。
“是我!”
其实门口的人就是不开口说话,丁凡也看出来门口的是什么人了,手上刀也早有了收势,不然刚刚的一刀可能已经将他喉咙挑断了。
“你不是回去看你妹妹了吗?”丁凡明知道眼前的人是陆生,但手上的刀却没有想过要撤回,依旧按在陆生的咽喉处,声音冷厉的说道:“你可不应该回来,我之前确实救了你,但也只是为了想从你嘴里问出一些东西而已,现在我已经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东西,你想要的那个药丸也给你了,你我之间也算是两不相欠,你没有必要在回来了!”
陆生被丁凡身上杀气逼到了墙角,几乎退无可退,身上的汗毛一根根的立起。
他可以充分的感受到,此时的丁凡,跟早上那个根本就是两个人,从和煦到杀气凛然,似乎只是一转眼的事情。
他不明白为什么,丁凡会在短短的时间,有这么大的变化,但他回来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我还是不想杀人,更不想跟那些人一样,变成没有人性的畜生,但我妹妹的病需要那种药,所以我想跟你合作。”
“跟我合作?”丁凡歪了一下头,有点好奇的看了陆生一眼,冷笑着说道:“你想合作就合作,可你就没想象,我为什么要跟你合作?”
“今天可以给你那颗药,不代表我下一次还会给你,而且我也不认为,跟你合作,对我会有更大的好处!”
陆生似乎在回来的路上就想过这个问题,现在听到丁凡问出来,他只能用力的咽了一下口水,从口袋里面拿出一张纸说道:“我参与这个游戏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其中有些人,我之间见到过,这里有他们的资料,我觉得你不是为了什么东西才参与进来的,很有可能肯这上面的一些人类似,你们想要的根本不是包里的东西,而是有什么把柄在背后那人的手上,所以跟你合作,会更加的保险!”
魔機裝甲 守門小醜
陆生这小子看上去很单纯,可现在看起来,他也并不单纯,脑子还是蛮清醒的。
誰的青春有我狂
至于他手上的东西,丁凡还真挺感兴趣的。
而且他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他有一个需要照顾的妹妹,这让他很难做出出格的事情,失败的风险对他来说,根本没有办法接受。
而眼下这个时候,对于丁凡来说,还真是一个缺人手的时候。
神秘人一直不露面,一直隐藏在暗中策划着一切,导致丁凡则一直以来无比被动。
他想化被动为主动,刚好也需要一些帮助,而这个陆生到也算是一个很好的助力,要是他手上那个名单有用的话,事情或许会更加好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