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50公里內停運10%,公共充電樁爲何充電難

50公里內停運10%,公共充電樁爲何充電難

(原標題:充電樁調查之一丨50公里內停運10%,投訴糾紛不斷,公共充電樁爲何充電難)

新能源汽車市場正不斷擴大,據統計,2020年,預計新能源汽車保有量佔比將達到10%。今年8月起,北京面向“無車家庭”一次性增發了2萬個新能源小客車指標,據10月25日北京市小客車指標辦公佈的數據,北京超46萬人正在申請新能源車指標。

寶馬X3這價格 這性能 真是沒得說!

隨着新能源汽車車主增多,充電樁供應能力成爲不容忽視的問題。據瞭解,目前北京全市各類充電樁數量已達20.51萬個,成爲國內充電樁規模最大的城市。而事實上,在龐大的充電樁數量下,每一處站點的落子與維護都要面對與物業、居民等多方面的問題。

近期,有車主反映稱,一些電動汽車公共充電樁長期停運,影響了車主正常使用。北京商報記者下載多家充電樁App後發現,充電站暫停運營並非個例。以“e充電”App上顯示的情況爲例,地鐵青年路站50公里內共約640家充電站中,有66家顯示暫停運營,停運佔比約10.3%。

01

噪音“嗚嗚嗚嗚”,國網:符合標準

北京商報記者在走訪了e充電、星星充電、特來電和驛充電App上24家“暫停運營”的充電站後發現,除9家無法進入或無法找到充電樁實體之外,其餘15家站點的確存在停用事實。據北京商報記者統計,暫停運營的充電站點主要分佈於商場、小區、寫字樓的地下或地上停車場,覆蓋東城、西城、海淀、朝陽、豐臺等多個區。

姆希塔良戴帽!羅馬3-1升至第4 被判0-3後6輪不敗

記者實地探訪後瞭解到,充電樁停運原因多樣。有一些是在更新換代過程中暫停使用。以望京旺角購物廣場後停車場爲例,記者觀察到,現有的15臺“驛充電”公共充電樁,3臺是直流(快充),12臺是交流(慢充),目前都已斷電。秩序維護部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停運是因爲充電樁公司要對其中三款快充改造更新,它們原先只能給一兩款車充電,改造完成後將服務於更多種車型。

長城汽車 哈弗H4 十一月雙重鉅惠 國六

但除此之外,噪音擾民和秩序混亂導致居民投訴,成爲一些站點停運的導火索。

李誠儒北京四合院內景曝光 被網友吐槽格局不大

“嗚嗚嗚嗚”,朝陽區呼家樓北里社區服務站停車管理辦公室值班人員這樣對北京商報記者描述充電樁夜晚運行時發出的噪音。據瞭解,因動靜太響遭居民投訴,這批充電樁在運行不到兩個月左右時,就被國家電網關停了。

無獨有偶,豐臺區珠江峯景小區東北停車場上的4臺“國家電網”公共充電樁,也因噪音過大被業主投訴至12345,如今已全部停用。峯景物業服務中心安全部張經理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它們不久後就要被拆除。

拜登組織專家團隊應對疫情 美企業界盼“防疫新政”

在豐臺區靛場路六號院5號樓前,兩名保安向記者講述了小區內4臺“國家電網”公共充電樁卸載前遇到的麻煩事兒。“外面的車進小區充電,有時不按規定停車,造成小區內道路擁堵”“有些車主充完電後沒有及時開走車,甚至長達三四天不挪車,打電話也沒用,我們運垃圾的車反而被擋住了進不去。”

對此,國網北京電力公司工作人員張女士向北京商報記者坦言,“充電樁的聲音是滿足國家標準的。不過,我們作爲服務型的企業,老百姓如果投訴,我們就有責任和義務滿足他們的要求。”

她認爲,充電樁使用權導致的社區無序狀態,本質上不是充電樁本身的問題。“現在的紛爭在於,公共充電樁建到社區以後,業主和公共充電樁之間的資源不太匹配,小區停車位不夠、居住環境不能滿足居民需求,這是根本的矛盾所在。”

02

學校變着花樣違規招生 主管部門真不知還是裝不知?

物業的擔憂:安全!安全!

當北京商報記者來到國瑞購物中心地下四層停車場時,發現“國家電網”6臺公共充電樁上貼有“由於物業斷電原因,自2020年7月12日起暫停使用”的公告。

“我們絕不是無緣無故斷電。”當北京商報記者找到北京國瑞興商業管理有限公司辦公室時,車場負責人這樣強調。

這位車場負責人解釋稱,“之所以斷電是因爲設備有故障,我們的工程人員檢修時發現設備過熱,我們斷電後曾聯繫供電局找廠家來維修,廠家表示修好後卻沒有出示書面合格證明,我們不敢貿然恢復用電,怕出事故。”

“昆十條”助新能源汽車產業駛向”快車道”

北京商報記者在東城區寶鼎中心B座地下三層停車場也發現了類似的情況。這裏的8臺“國家電網”公共充電樁已於去年6月起停用,一位物業人員告訴記者,此前曾發生過燃燒冒煙事故。

時政微週刊丨總書記的一週(11月2日—11月8日)

對此,北京電力張女士解釋稱,寶鼎公共充電站之前設備內部產生冒煙,經技術人員現場排查後,初步確定爲模塊電路板貼片電阻失效,高壓擊穿導致模塊有冒煙現象,未產生明火。兩天內廠家已將設備修復並將相關安全文件提交東城消防隊,並由消防隊告知物業可以正常使用,但物業方不同意將設備上電投運,導致至今設備仍斷電停運。

而國瑞購物中心,張女士則表示,物業方未告知運維人員設備過熱的情況,而是直接將設備上級電源斷電,導致設備長期離線。而當屬地供電公司聯絡物業協調相關事項後,物業表示是由於服務合同簽訂的問題,無法恢復上級電源。

深深房A終止重組首日:一停停4年,復牌一度漲停

針對物業關於充電樁安全性的擔憂,張女士迴應稱,所有設備在出廠之前都進行過質量檢測,符合國家標準,都有安全保障。全市兩萬多個充電樁,不能保證100%不出問題,設備故障也是客觀上可能出現的情況,但不出現問題的充電樁還是主流。“我們有很大一批隊伍,每天都在線上巡視,監測在線狀態,如果在網絡上發現充電樁狀態不太正常,會趕到現場去維修。”

時政微週刊丨總書記的一週(11月2日—11月8日)

在安全問題上持謹慎態度的物業並不在少數,在凱德MALL太陽宮店,記者瞭解道,原先位於地下四層停車場的公共充電樁去年已被拆卸。凱德商用一位工作人員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主要是出於安全考慮,此前雖然沒有發生過安全事故,但需要防患於未然。據他介紹,凱德MALL太陽宮店目前也禁止提供共享充電寶。

03

每月虧損170萬

儘管充電樁運營企業幾乎都建立了運維隊伍和運維機制,但充電過程中一些不文明行爲或突發情況導致充電樁損壞仍帶來煩擾不斷。海淀區藍景麗家大鐘寺家居廣場地上停車場的一臺充電樁就遭遇了“飛來橫禍”,幾個月前,一位司機把油門當剎車,撞壞了面前的電動汽車充電樁,目前,設備已拆卸停運。

某頭部充電樁運營商相關負責人向北京商報記者說明情況稱,終端被撞,因涉及到保險公司賠付,舊設備已移交保險公司處,爲保障用戶安全,已將充電設施電源斷開。

21款賓利添越 翡翠綠國六現車

這種現象並非個例,而據該負責人介紹,一個充電樁包括施工大概要花費3-4萬元。“我們在北京大概每個月虧損都在170萬元左右,每年都會有很大虧損。”

投建、運維、設備報廢都可能是一筆成本,而除了這些,電價低也是運營企業虧損的原因之一。據介紹,藍景麗家其他3臺充電樁此前因升級改造而停運,但11月以來,原投建合同與場地方的合作已經到期,要繼續運營就需要續簽合同,而重新討論電價問題成爲合同續簽的重要一環。

原來,這一站點是北汽新能源在2015年投建的,採用電價倒掛的場站,場地方電價1.5元。而爲了推廣新能源汽車,充電樁運營商要以低於1.5元的價格爲社會提供充電服務。“每充1度電我們會有大量的虧損,這一個場站我們累計虧了上百萬。”上述負責人說,“公司在北京市大概有21個場站是電價倒掛的。”

既希望與場地方重新討論電價問題,促成實行電動汽車電價,又理解場地方賺取電費差價的商業需求,新的合同商討仍面臨着無解的停滯。

經濟效益是大量充電樁運營企業不得不面對的問題。北京電力張女士也坦言充電樁的經濟效益並不高。但她表示,“不是建了樁就得掙錢,國企更多的是要承擔一些社會責任。”比如,在一些人跡罕至的遠郊區縣、高速公路沿線、某些特別遠的景區,雖然經濟效益不會很好,但國網要先在那裏把充電網鋪起來。

04

DF發佈PS5評測視頻 總體不錯但仍有不足

各方訴求如何權衡

無論是噪音擾民、拒絕外來車輛,還是設備檢修、擔憂安全隱患,其中都摻雜着物業方、場地方、居民業主、充電樁企業多方不同的利益、權益訴求。

據上述頭部充電樁企業負責人介紹,目前,充電樁運營企業與物業合作有兩種主要形式。一種是充電樁運營企業建設充電站,物業方施工,從施工費中獲取一些商業利益。建好之後,再從中收取一些電費差價,獲得商業利益。另一種是,物業從運營企業的服務費裏拿一些提成,形成一種合作模式。

然而,能否形成合作卻成爲擋在最前面的一道難關。“建站要經過場地方、業主方、產權方的同意,但很多地方是拿不到他們的授權的。”該負責人說,“絕大多數時候,特別是老舊小區不願意充電樁進場,因爲這會給他們帶來安全隱患,帶來電源不足,影響正常的生活用電。這些都是目前爲止需要集中解決的問題。”

在北京電力張女士看來,小區物業和居民的訴求不無道理,但社會環境對電動汽車充電樁仍不夠寬鬆。“因爲充電車輛必然會佔用小區車位、道路等公共資源,按照國家相關規定,必須徵得業主同意。此外物業對後續管理工作也存在顧慮,例如因爲社會車輛進入小區引發的鄰里矛盾、充電車位被佔用等情況,都需要物業協調管理,增加了管理難度。以上情況,都直接增加了公共充電樁進駐小區的難度。”

“以後電動汽車會越來越成熟,經濟性、安全性、續航能力會提高……這個發展階段的技術不斷迭代,這是一個產業、技術支撐體系方面的矛盾。”上述負責人說,“有大量的矛盾和利益糾葛在裏面,這需要技術的支撐、物業積極性的調動,以及電力部門和小業主的配合。”

一些具體的問題在逐步尋求技術上的解決途徑。例如,針對電源不足問題,該頭部企業通過雲平臺智能調度,根據電網上的電量,到夜間居民不用電時開始給電動汽車充電,優先保障居民小區的充電。

那麼,又該如何探索與物業的合作模式呢?國泰君安分析師石金漫告訴北京商報記者,關於充電樁使用權、安全性以及物業費用等糾紛,老舊小區充電樁安裝位置以及線路問題引發的分歧,最好的辦法是通過一個地方政府,提出一系列的促進辦法和解決方案。

11月2日,國務院辦公廳發佈《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規劃(2021-2035年)》,就已提出在充電方面鼓勵商業模式創新,結合老舊小區改造、城市更新等工作,引導多方聯合開展充電設施建設運營,鼓勵充電場站與商業地產相結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