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oi47z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金幣即是正義笔趣-第九百九十章 不打車輪戰展示-lefl0

金幣即是正義
小說推薦金幣即是正義
不过,这阵光芒的闪烁来的快,去得也快。光芒消失之后的世界反而变成了更加黑暗的世界,月色之下,那头双眼猩红的吸血鬼现在已经蓄势待发。他的身影宛如鬼魅一般闪烁到另一名天堂之手的成员身后,双爪亮出,手指上套着的指套在这一刻突然延伸出三条暗影之爪,瞬间就“洞穿了”第三名成员的背脊。
也就只有那个天堂之手的刺客孤影·无影者才能够在最快的时间内向着旁边跳开,捂着眼睛,挤出泪水,勉勉强强地睁开自己的眼睛。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
当——!
第三局比赛的钟声响起。
观众席上的成员们显然还没有从之前那种无聊的单方面碾压的感觉中回过神来。现在,他们呆呆地望着场上已经躺倒的天堂之手成员,也是看着那些还站着的人鱼之歌成员,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不过,小女孩奇果却是在这一刻高高举起双手,在座位上欢快地蹦跳起来。
“赢啦赢啦!人鱼之歌赢啦!加西亚大哥哥他们赢啦!爸爸!爸爸他们赢啦!哇哇哇~~~!”
奇果的父亲这下才从惊诧中回过神来,看着女儿那消瘦的脸庞上终于扬起的红晕,笑着点了点头。同时,也是将她身上披着的那条破毛毯调整了一下位置,防止她冷到。
至此,观众席中才爆发出猛烈的掌声和欢呼声。人们震惊地看到这场战斗是如此的精彩,甚至有些人都快忘了呼吸。
而那位人鱼之歌的会长,现在才是真真正正地松了一口气,起身,一边鼓掌欢迎自己的队员下来,一边轻轻地点了点头。
“会长!我们成功了!”
忌廉跳下舞台,那张脸上的表情显得兴奋极了。
艾罗点点头,笑着说道:“别急,我们现在才拿下一场比赛,还要赢下两场才行呢。”
旁边的玛歌也是点了点头说道:“这次我们属于奇袭成功。但是接下来就没有那么轻松了。会长,我们接下来的战斗怎么打?还要这样缩着吗?”
重生之緣來如水 易小小白
艾罗摇摇头,双手叉着腰,乐呵呵地说道:“接下来?接下来就轮到天堂之手那边紧张了吧。不过没关系,天堂之手就算再强也只能上五个人,我们这边完全不虚。各位休息好了的话,那我们就来讨论接下来的战法吧。”
在人鱼之歌这边显得兴高采烈的时候,另一边的天堂之手却是显得有些气氛沉默起来。
一些已经换好衣服,打算穿着燕尾服参加晚宴的成员,现在也是在稍稍咽了一口口水之后,默默地去更衣室把燕尾服脱掉。
孤影垂着头,默默地走进休息区。当他来到他的会长面前的时候,这个刺客不由得一阵颤抖,眼看就要跪下来了。
木縈仙記
“别这样,大家都看着呢。”
达克连忙上前搀扶住他,缓缓说道——
“比赛嘛,有赢有输才正常。没有人可以保证自己一辈子永远都会赢下去。起来吧,别哭了。”
听到达克这么安慰,孤影反而显得更加无地自容了。他用袖子不断地擦着眼角的泪水,红着眼睛说道:“可是会长……这次是我大意了……我那个时候应该更加小心以后一点……如果是那样的话……”
“好了好了!下去擦把脸,接下来还有战斗要打呢,别这么哭哭啼啼的,像个娘们一样。”
波克走上来一把拽住孤影,将他拖下去洗脸。随后,这位副会长也是走到了达克的身旁,看着对面正在不断进行商讨的人鱼之歌,说道:“这个艾罗·加西亚,还真是有一手啊。”
达克的嘴角不由得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不然呢?能够进入决赛的,当然不可能是什么弱小的队伍。”
波克耸了一下肩膀:“不,我说的是他们的战略安排。”
“人鱼之歌他们自己也知道,真的和我们天堂之手硬碰硬的话是绝对不可能的。通过之前的战斗可以看得出来,他们的体力最多也就只能支撑四场比赛,因此,他们如果打从第一场开始就和我们认认真真打的话,就算他们实力发挥超常,和我们打了个二比二,进入第五局,那么他们的体力消耗就会导致他们最后一定会输给我们。”
波克笑了一声,双手抱在胸前,缓缓说道——
“所以,他们采取了一种十分冒险的打法。也就是完全放弃前面两局,故意输给我们。”
“这样一来,在前面两局里面他们基本上就用不着耗费什么体力。可以完全保留大部分的体力来打最后的三场比赛。而在刚才的第三场,由于他们一直都在示弱,所以我们也会大意轻敌。这才导致在最后的一分钟时间里面被他们迅速爆发的力量给反杀。在顺利拿下一局之后,还可以在体力几乎没有多少损耗的情况下迎接最后的两场战斗。”
“在这里我只能说,那个人鱼之歌的会长真的是一手好算计。看起来,对方并没有因为人员缺少或是面对我们天堂之手而有任何放弃的想法嘛。”
随着波克越是说,达克脸上的笑容反而就越是浓郁。此时此刻,他完全解下刚刚已经披好的披风,伸出手按在了腰间的剑柄之上,眼神中透露出些许的兴奋之情!
对此,波克反而伸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轻声道:“会长,请不要忘了总会长的吩咐。您要保持冷静,不要那么亢奋。”
只是,达克并没有回应波克的话语。
现在的他究竟在想什么呢?估计没有人知道。
唯一知道的,就只有他脸上那充满了跃跃欲试的表情。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可是,他的这种兴奋表情却是在一个声音的呼喝之下,迅速消失。
血神暴君
紧接着,达克脸上的跃跃欲试就变成了紧张与迷茫,转过头来,看着那位真正的总会长,也就是他的父亲——帕拉丁·光中光,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父亲……”
原本的兴奋迅速沉寂,紧接着的,则是一种规规矩矩的礼貌。
达克轻轻地呼喊了一声,低下头。
帕拉丁看着自己的儿子,语气中的严厉之色却没有任何的削弱。
他伸出手,按住儿子的肩膀,将他拉到休息区外面一点的地方,用手捏着他的下巴,将他的脑袋转向平台的方向,低声,但却严厉地说道——
“儿子,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那里,是这个国家最值得尊敬的人所在的地方。”
达克的脸颊被捏住,动弹不得……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敢动,只能这样被捏着,看着那个早已经空无一人的平台。
“公主会在那个地方看着你,事实上,她刚才也一直都在那个地方看着你。希望看到你上场。但是,你却没有出场。”
“这没有关系,因为你的实力并不需要刻意在人前卖弄就已经传遍了整个瀚海城。我只是希望你能够清楚一点!”
“你必须要努力,必须要小心,必须要坚定不移地看着那个地方。”
“只要你遵循着我为你安排的道路走,将来迟早有一天,那个地方也会有你的一把椅子。你将会成为皇室成员的一份子,将会洗刷你母亲被剥夺贵族称号的耻辱!”
“告诉我,你看到了那个地方吗?有没有看到?是否能够清晰,明确地看到?”
脸颊被捏得生疼,达克只能连连点头,同时也是目不转睛地望着那个空荡荡的平台。
见儿子点头之后,帕拉丁这才松开手,将儿子的身体再次转向自己,伸出手,轻轻揉了揉他那张吹弹得破,宛如凝脂的脸颊,不由得笑了出来——
“很好,这才是我的乖儿子,我的好儿子。下一场就上场吧,一口气,彻彻底底地击溃对面那条烂鱼。尽快进入皇城,你就有更多的时间在宴会中和公主见面。明白了吗?好,快去吧。”
对于父亲的嘉奖与叮嘱,达克却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一言不发。甚至,在那位天堂之光的总会长离开了休息区之后,他依然还是像着一尊木偶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
另一边,人鱼之歌的成员现在全都聚集在了艾罗的身旁,仔仔细细地倾听着他们会长的指导。
而艾罗现在也是从旁边的酥塔手中接过一张大木板,开始在上面详细解释下一场战斗的关键要点。
奪愛180天:首席吻上小蠻妻 曬暖暖茶
“现在,前期的战斗计划已经达成。我们顺利地失掉了两局拿下一局,但几乎没有折损多少体力。接下来的比赛还有两场,这两场比赛之中我需要各位全力以赴,大家的体力能不能够撑住?”
人鱼之歌的成员们一个一个地都面露坚韧之色,没有一个人说一个“不”字。
见此,艾罗十分满意,随即开始说道——
“很好!那么我们接下来就详细说明一下第四场比赛的打法和核心目标。第四场比赛我们必须要胜利,但是我们已经无法像刚才那样依靠突袭来达成。对方一定也会对我们展现出极大的攻击欲望,会把我们真真正正地当成一个和他们实力对等的公会来迎战。”
“所以最有可能的,就是天堂之手的所有精锐都会在这场比赛中一涌而出。现在,我要再给你们复习一下天堂之手最强的四个人的弱点。”
“冰心·雨后彩虹这个寒冰法师从根本上来说应该就是一个挂名天堂之手来捞资历的家伙,我不管他以后会在魔法师协会工作还是成为那个地方领主的魔法顾问,反正,这个家伙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和其他人互相配合,正常经营这个公会下去。而天堂之手这么一个看起来完全就是为了应付此次公会冠军战而组建起来的公会也正好契合这个寒冰法师的功利心。”
“所以,他本人应该没有什么队伍配合的意识,他的广域魔法很强,但是如此强大的魔法在攻击敌人的同时,也会极大地限制住己方队友的走位。忌廉,下一场比赛如果他上场的话,我要你时时刻刻找机会骚扰他,不用急着刺杀他,只要能够对他进行骚扰,让他以为我们是在害怕他的魔法,所以反而竭尽全力地想要释放那种大规模魔法就好。之后让他的魔法攻击他们的自己人,我们就利用速度躲开。”
“玛歌,芭菲,你们要记住,对方的那个刺客是一个心思单纯,但行动异常敏捷的家伙。所以我要求你们两个合作,尽量用言语去刺激他。想怎么骂就怎么骂,记住了,他对天堂之光十分的忠心,所以尽量贬损他对天堂之光的忠诚度。尤其是要骂他不忠于达克·光中光。”
“然后就是对方的会长和副会长了,副会长波克是一名武器大师,基本上不存在什么弱点。所以尽量回避,不要和对方缠斗。”
“至于起司,你应该知道,那位会长达克·光中光最大的弱点,在哪里了吧?很好,对准他的弱点用力掐,不用留手。只要成功将他的弱点暴露出来,那么这场比赛我们就赢定了。”
艾罗不断地用笔在木板上绘画出每个人的走位和互相配合的方式,一直等到十分钟的休息时间结束,他才有些不舍地收起木板,拍了一下手,说道:“好了!上吧,我的战士们!拿下第四场比赛!”
0℃危情,犯上腹黑總裁 弄裏*
“嚎——!”
众人呼喝了一声,重新走回战场边缘。现在甚至就连那只小白猫也已经是蓄势待发,甚至是第一个迈开小爪子踏入了战场之中。
看到人鱼之歌第一个入场,座位上的奇果开心地跳了起来!她不断地挥舞双手,想要大声喊叫。但是旁边她的父亲却是连忙用斗篷搂住了她,避免她在这越来越寒冷的夜晚被冻到。
“好了!女士们先生们!谁能够想到今晚的这场比赛还能够进入第四场呢?就在我们所有人都以为人鱼之歌已经输定了的时候,万万没想到他们却是在这一刻爆发出了出乎我们所有人预料的力量!”
“不过没关系,现在比赛还在继续!人鱼之歌已经上场了!依然是和前面三场比赛相同的阵容,看得出来,他们是真的没有任何可以调整的余力了呢!至于天堂之手这方面……”
伴随着主持人的话音落下,达克·光中光稍稍撩起自己的袖子,迈开脚步,当先走入了这片战场之中。
而在他的身后,副会长波克,寒冰法师冰心,刺客孤影也都是一起踏入这片战场。毫无疑问,天堂之手在这一战中直接列出了最强阵容!看起来是准备一口气干掉人鱼之歌,拿下这场比赛的胜利!
双方成员在场上站好,这一次,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双方中间的气氛已经明显地不同了。
对于自己的敌人,他们不再有任何的轻敌或是忽视的姿态。仅仅只有那种认真而严谨的态度面对敌人!
终于,当第四场比赛的开场钟声敲响之后……
“比赛开始!”
碰——!
几乎是在话音落下的瞬间,武器与武器,爪子与拳头,魔法与魔法的碰撞就在这个战场上绽放!彻彻底底地拉开今天这场公会冠军战的真正战斗!
榮寵 仙引
————
“呜哇——!”
忌廉躲闪不及,胸口被暗影步闪烁到面前的孤影一脚踹中。
被逼退的他离开了冰心的范围,这让这名终于没有了阻挠的寒冰法师立刻开始念诵咒语,四周空气中的水汽立刻开始凝聚成雪花,准备绽放!
咻——!
可还不等咒语念诵完毕,一枚袖箭却是从忌廉飞退的方向射来,刺中他的脖子。虽然在寒冰肌肤的保护下没有受什么伤,但是这一突然的攻击还是打断了冰心的咒语,刚刚才展开的寒冬领域立刻消失。
那一边,玛歌咒语已经念诵完毕,光·禁地的大型魔法阵已经出现在了波克的脚下。可是这位武器大师却是在魔法阵即将成型前的一刹那纵身高高跃起,反手从背后抽出弯弓,搭上弓箭射向那边还没等起身的忌廉。
同一时间,一条藤蔓却是从那名女牧师的肩膀上腾空而起,隔着老远打飞了那飞出的箭矢。一道残影突然间高高跃起,转身一脚踢中那箭矢的羽部,让这只箭宛如流星一般地刺向那边的天堂之光会长。
那位会长没有任何的行动,可天堂之光的牧师却是在这一刻举起了手中的权杖迎头砸中那根箭矢。随后,这名牧师将手中的权杖宛如长棍一般耍了个圈之后,手持权杖扔向那边的起司。
起司知道这充满了神圣气质的权杖是什么东西,连忙弯腰躲过,可还没等他起身的刹那……
手持长剑的达克·光中光,却已经降临到了他的面前。剑刃高高举起,在那双目无表情的冰冷目光映照之下,重重地斩落。
轰隆——哗啦——!
新娘:首席的億萬陷阱 淡汐
花都裏的道士 騰飛吧鴕鳥
沉重的一击,甚至将整个场地的地面都打出了一道深深的剑痕。
这接连不断的攻防战让所有观众都看的目不暇接,每个人之间的战斗都彼此衔接,甚至是让人看的都忍不住呼吸,一直到那烟尘滚滚而起之后,观众们才终于意识到这场战斗终于迎来了一个短暂的休息时刻,纷纷高声叫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