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hk5kw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漢冠》-第一百七十二章 蟄伏佈局算天下(十二)相伴-rq6po

漢冠
小說推薦漢冠
从显阳殿出来没多久。
又是熟悉的过道,熟悉的角落。
与上一次不同的是,现在的羊献容今非昔比,早就不是之前在宫中势单力薄之人了。
她在宫外有王生为她源源不断的输送钱帛,以讨好皇帝司马遹。
加之现在腹中已经有了龙种。
寻常在宫中,都是有太监宫女随行的。
如今更是有了自己的车辇。
妃辇比凤辇自然有所不如。
但是…
论起气派奢华来说,也是丝毫不差的。
“广元侯…”
妃辇之中,羊献容的声音平平淡淡,让人听不出一点情绪出来。
“羊美人。”
羊献容的贴身侍女内官们现在都出去放风了。
此时这妃辇虽然大,但只有王生与她两人而已。
当然…
一个人是在里面,一个人是在外面。
刀魂 晴空無限
“这是你要的东西。”
羊献容从妃辇中走了出来。
即便是见过了羊献容很多次,再次见到,总是有一种惊艳的感觉。
可能这就是美人。
现在的羊献容身穿色罗裙缭姿镶银丝边际,水芙色纱带曼佻腰际,着了一件芙蓉拖尾拽地对襟收腰振袖的长裙。
脸上微含着笑意,一双美目如珠,泛着珠玉般的光滑,眼神清澈的如同冰下的溪水,不染一丝世间的尘垢,睫毛纤长而浓密,如蒲扇一般微微翘起,伸手点了点小巧的鼻子,一双柔荑纤长白皙,袖口处绣着的淡雅的兰花更是衬出如削葱的十指,粉嫩的嘴唇泛着晶莹的颜色,轻弯出很好看的弧度。
秘密新婚,總裁愛妻極致
如玉的耳垂上带着淡蓝的缨络坠,缨络轻盈,随着一点风都能慢慢舞动。
从羊献容手上接过信封,王生轻轻点头。
“在宫中,你自己小心一些,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尽可送信出来,我若是能够做到,定然会帮你,至于宫中的事情…”
羊献容轻轻一笑,说道:“广元侯放心,宫中的事情,我一定会为你多加注意的。”
对于羊献容来说,她虽然厌烦王生对她的掌控。
但她同时也是聪明人,王生是对她掌控,但同时也是给了她支持。
因为她依仗广元侯的东西,比广元侯依仗她的地方要多。
而且是多得多。
婦產科男醫生
即便她是美人,怀有龙种,能够给皇帝吹吹枕边风。
但她心中明白,皇帝薄情,若是一般的事情,她通过枕边风,或许真的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
要是这件事情不一般,是关乎国家大事,或者说是一些显要官位的。
那么…
即便是她的枕边风再是厉害,也是没有多少作用的。
司马遹的心中有个标尺,并不会因为的你的几句话而改变主意。
在入宫之后,对于司马遹,羊献容心中也算是有了一定的了解了。
“你明白就好。”
和聪明人交易,总是好的。
因为不需要说太多的话。
能够拥有一个聪明的棋子,也是一件非常有运气的事情。
像是曹操,曹丕,可以拥有汉献帝刘协这样高素质的傀儡皇帝,而司马昭,却是遇到了不怕死的曹髦,以至于让司马家从一开始就得国不正,被黑到无可复加的地步。
王生确实是需要羊献容的。
不管是枕边风,还是皇帝偶尔会说出来的话。
有时候恐怕都是蕴含着很大的信息量的。
王生在宫中有不少探子。
但是这些探子,没有妃嫔这个位置上的,羊献容对王生在宫中的布局,便是一个很好的补充。
“明日我便去屯田,可能一个月,或者说是几个月不能入宫。”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羊献容开始是喜,但是后面又有些忧。
她心中酝酿了许久,最后还是说道:“早去早回。”
没有了王生在背后的支持,她不可能在后宫立足的。
就如同蒋贵人一般。
即便是生了皇子。
但背后没有势力,遇到一个薄情的皇帝,又能如何?
还不是失去所有权势?
对于宫中的这些事情,羊献容想得很多。
实际上,在她刚开始入宫的时候,她便是已经开始想了。
说完话,王生也不停留,很快便出了宫道。
羊献容看着王生的背影。
心中还是与往常一般的复杂。
若她是男儿身就好了。
羊献容有时候都会在想这个问题。
可惜…没有若是,没有如果…
……
从皇宫出来之后,王生便准备出发了。
实际上,这些天来,他已经是做好很多准备了。
屯田。
他的第一站,是弘农郡。
弘农郡可以说是他第一个经营的外郡了。
经过上次的西征平叛,几乎是将整个弘农郡都打废了。
原来弘农郡的本地势力,也受伤惨重,被迫舔舐伤口。
加之王生如今在朝中势力不可小觑。
世家都是会选择的。
而现在与王生硬碰硬,很明显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再加上…
王生在弘农郡中几乎有一万的士卒,驻扎在华山、桃林、冢岭山一带。
说是去剿匪。
但这三个地方的山匪,其实也是王生的人。
养寇自重。
加上弘农郡若是有人不听话,只需要让那些山匪行动就好了。
是故…
王生在弘农郡,绝对是可以算得上一言九鼎的。
再去弘农郡之前,王生还是去了一趟金谷园。
去金谷园倒不是为了看风景。
虽然现在金谷园的冬景也别有一番韵味。
但风景,已经不是王生心中了。
他去金谷园,只是看一看后世大名鼎鼎的大赵天王石勒而已。
当然,现在的石勒,还是个少年。
乘坐上广元侯的车辇,王生缓缓的朝着金谷园的方向去了。
陆机陆云,还有王生的其他的谋臣还有臣属,也纷纷动身了。
不过他们不是去金谷园的,而是朝着弘农郡的方向去了。
若真是一起过去,那架势实在是太大了。
要想不引人注目,那都是有些难度了。
很快。
金谷园便是在望了。
自从在洛阳城中有了一座广元侯府,王生便很少来金谷园了。
其实…
在王生心中,他还是更喜欢在金谷园的。
毕竟金谷园不在洛阳中,离皇帝也足够远。
但可惜…
皇帝要他在他的眼皮底下。
不过…
这次,他还是出来了。
金谷园门口。
依旧的气派。
萌寶至上:盛寵邪醫棄妃
门口已经有两列仆从等候,为首的是一个头有白发的中年男子。
看模样,年轻时候绝对是一个美男子。
在他身后。
末世之基因掌控
有一个皮肤黝黑,头角峥嵘的男子,他低着头,却忍不住的抬起头来,小心翼翼的瞄着王生。
而王生的视线,此时,也放在石勒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