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dma0l小說 金幣即是正義 盤古混沌-第九百九十一章 同歸於盡?相伴-u1oig

金幣即是正義
小說推薦金幣即是正義
“这些家伙都是怪物吗?!”
后跳落地的起司稍稍揉了揉自己双手手腕上的黑暗锁链,嘟囔了一句。
另一边的忌廉则是咬着牙翻身起来,说道:“要我说,他们简直比怪物还要更像怪物!会长还说他们之间几乎不会有什么配合呢……没有配合,仅仅依靠直觉他们就打的那么好,如果真的有配合那还了得?”
玛歌:“别废话了!攻击来了!”
烟尘还没有散去,但是众人很快就感受到了四周空气中的温度开始骤降!
一片片的雪花开始在半空中成型,就如同一块块冰冷的刀刃一样出现在了他们的身边,困住了他们的行动。
“糟糕!”
忌廉连忙向着一些雪片还没完全成型的方向冲了过去,他跑的快,但是那些雪片成型的速度也很快!尤其是当他跑出没两步之后,一团黑影却是在一个闪烁之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是孤影,是天堂之手的刺客!
“速度……那么快?!”
忌廉迅速抬起手中的刀刃向着前方一划,但那影子却是在闪烁了一瞬之后立刻出现在了忌廉的身后!
在对方刺客的刀刃即将扎入自己的背脊之前,忌廉立刻伸腿踹了一下后方,凭借着这个力量再次向着前方一窜,冲出了雪片的包围网。可是这个时候他却发现,玛歌、芭菲、起司,甚至是那只一直都趴着不动的小白猫现在都被厚厚的雪片所包围!
“神恩!”
天堂之手的牧师也是一个肌肉发达,甚至脑袋都光秃秃的壮硕男子。他将手中的权杖一举,一道柔和的光芒立刻从天而降,落在烟尘散去之后的冰心身上。
这名魔法师已经凝聚起了魔法,对于这一道降临在自己身上的光芒,他只是呵呵一声冷笑,说道:“不需要你给我的魔法增加威力,我也已经足够一口气毁灭他们所有人了。”
手指向前一指,顷刻间,所有的雪片立刻化为面朝内部的冰锥——
“结束吧!无声地——”
啪!
终究,咒语还是没有能够念全。
而之所以没有念全的原因,则在于他脸上出现的一个巴掌。
不知什么时候,玛歌竟然已经走出了无声地狱的控制范围,在这个少爷魔法师兴高采烈打算一口气释放魔力的时候,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颊上。一瞬间,就把他给扇懵了。
“这……?”
很显然,这个寒冰法师依然没有从那种震慑中醒转过来。不过没有醒转过来不要紧,因为他身上的自动防御魔法已经在这一刻启动,巨大的冰花在玛歌的眼前绽放,就要将她一口气反弹出去。
“光之屏障!”
光之壁与冰之壁刹那间成型,互相碰撞。在这些魔法互相交织的同时,另一个原本也应该被困住的吸血鬼竟然也是在这一刻出现在了冰心的身后,手上的暗影爪已经迫不及待地向着他的脑袋抓去。
“呼……针对我是吧?!”
终于,这名寒冰法师的思想转了回来,他突然大喝一声,全身上下覆盖着的寒冰魔法在这一刻立刻化为了一件针刺棉袄覆盖在他的身上,逼退了后面的起司和面前的玛歌。随后,这名寒冰法师才能够喘着粗气,被其他天堂之手的人接回了队伍之中。
“该死,没有成功!”
场面之下,艾罗默默地咬了咬牙,脸上浮现出无比惋惜的色彩。
而场上的忌廉、起司、玛歌、芭菲四人也是聚在一起稍作调整,平缓呼吸。
忌廉:“真可惜,本来还以为能够一口气干掉那个法师的。”
玛歌:“别那么着急,我们的第一目的虽然没有达成,但是第二目的现在看起来很有效果了。那个魔法师现在应该正在怀疑自己的魔力,对想要困住我们有些迟疑了吧。”
芭菲从玛歌的口袋里面飞出来,说道:“那么接下来,我们继续吗?”
天門 夜深
玛歌伸出手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这件圣女长裙,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刚才已经使用过一次这条裙子上的‘消魔’力量了,积累下一次所能够使用的力量需要大概十五分钟左右。所以不能这么做。更何况使用了这个力量之后,我也会在短时间内不能使用任何的魔力。”
“如果接下来的战斗还是围绕那个寒冰法师进行攻击,那么天堂之手不是笨蛋,他们肯定能够猜测出问题来。这样的话,我们的杀手锏就变成对方的杀手锏了。”
忌廉稍稍拉了一下自己的兜帽,转过头望着那边也在进行商讨的天堂之手,说道:“那……怎么做?”
玛歌的眉头皱起,显得有些心神不宁。她回过头来望着人鱼之歌休息区的方向,却看到了艾罗那双充满了信任的眼神。
也正是这个眼神,让她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转过头,斩钉截铁地说道:“攻击我们这次的主要目标,引发……达克·光中光的弱点。”
商议完毕,人鱼之歌的成员们立刻重新组成队形站立,准备迎接那边天堂之手的战斗。而那只猫现在也像是想要真的投入到这场战斗中似的,跳到队伍的正前方,一边用后脚挠着自己的脖子,一边冲着前面喵了一声。
天堂之手这边一点都不含糊,眼看人鱼之歌这边已经商议完毕,他们的商量也是就此结束。作为魔法师的冰心立刻站在所有人的最后方,双手互相拍了一下,大声喝道:“你们想要阻止我使用魔法吗?!我现在就要来告诉你们,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伴随着这位寒冰法师开始念诵咒语,四周的其他天堂之手成员立刻向着人鱼之歌这边冲了过来,展开围剿,为那位法师的咒文争取时间。
不过很显然,这个魔法师经过了刚刚魔法突然失效的情况之后,很明显地显得有些紧张,也显得有些犹豫,念诵咒文的速度开始下降,四周空气中冰晶凝结的速度也不如刚才那般迅捷了。
“天堂之手!想要赢吗?!但是你们绝对赢不了我的!”
战场之下,艾罗开始大声呼喊起来。伴随着他的声音,人鱼之歌也是立刻展开了行动!
“喂!达克·光中光!我知道你的弱点,知道你的秘密!你如果还想要继续打下去的话,小心我的公会成员们就利用你的弱点打败你,然后让你在所有人的面前丢脸!”
刚刚还准备一马当先冲上前的达克,他的脚步却是突然间停下。随着他的这一瞬间的犹豫,天堂之手的包围网立刻展现出了一个小小的缺口!
忌廉和起司当然不可能放过这样的一个缺口,在玛歌使用光之屏障,配合芭菲的树甲将她们两个保护起来的时候,这两名先生的脚步立刻抬起,凭借着身上的装备,用迅雷一般的速度冲破那个缺口,绕过达克,再次压向在后面念诵咒文的冰心。
“该死的……!”
冰心不得不停下口中念诵的咒语,手中的法杖抬起,力量凝聚,立刻化为一面巨大的冰盾挡住了面前这两人的进攻。不过在冰盾成型的刹那,忌廉却是突然转过身背靠冰盾,起司跳起,踩着忌廉的肩膀纵身一跃!飞过冰盾后,暗影爪再次弹出!
当——!
暗影爪落下,可是这个爪子却并没有产生任何的效果。因为一把寒冰剑已经在这个时候稳稳当当地挡住了那暗影爪,随后再次一转,在起司的腹部划过。
寒冰剑在空中抖出一个剑花,划过空气的同时也是拉出一道冰蓝色的寒芒。冰心此时已经收起了那面冰盾,单手握住寒冰剑的他双眼也已经完全变成了清冷的天蓝色,说道——
“看起来,你们是真的以为我仅仅只是一个只会在远处丢魔法的远程法师啊。”
“不!我只是觉得你这么一个小屁孩,需要好好地教训一下!”
冰盾消失之后,忌廉的身影再次冲了上来,举起手中的短刃。冰心立刻伸手向着自己的脚下一按,一道冰梯驮着他离开了忌廉的攻击范围,在避开第一轮攻击之后,他从冰梯上一跃而下,反而开始用手中的寒冰剑逼向这名人鱼之歌的刺客了。
另一边,达克捏着手中的剑却不敢动弹。一旁的波克闻声之后立刻指着战斗场地外面的艾罗大声喝道:“人鱼之歌的会长!你卑鄙无耻!我们会长……我们会长有什么弱点?!”
艾罗的嘴角不由得露出一抹淡淡的冷笑。
如果波克不回应的话倒也算了,但是他这么一回应,毫无意外地就预示着这个副会长承认了天堂之手的会长有一个非常致命的弱点!而且,这个弱点对于天堂之手来说,也是一个内部公认的秘密!
这下,一旁的观众席们立刻就炸锅了。他们纷纷交头接耳,有些惊讶于天堂之手竟然会有这么一个秘密?同时也在惊讶人鱼之歌竟然会对此如此的熟悉!
此时,蓝色远方的公会成员们现在也坐在看台的一角,宝石蓝捏着自己的下巴,皱着眉头说道:“达克·光中光有弱点?这可是一个天大的消息啊。”
萬物控制者
场上天堂之手的光头牧师举起手中的权杖重重地砸向那块光之屏障。连续砸了好几次之后,这面屏障上终于出现了一条裂痕。里面的玛歌则是再次凝聚魔力加强屏障,同时她肩膀上的芭菲也是拉出一条藤蔓,准备随时随地抽打敌人。
“喂!达克会长!要不要我现在就把你的秘密弱点公之于众啊?需不需要我现在公布啊?喂!你给句话啊!”
艾罗不断地在旁边进行言语骚扰,达克的脸色此时却是一阵青一阵白,旁边的波克则更是气的脸色发白,甚至连战斗都不打了,直接跑到场地边缘指着下面的艾罗,大声喝骂道:“你!你给我闭嘴!”
看到波克现在气急败坏的模样,艾罗倒是摊开双手,表现出一副十分不在乎的模样,说道:“我闭嘴?可以啊!我闭嘴也无所谓。其实吧,这次的比赛输掉了对我人鱼之歌来说也没什么所谓。毕竟我们就只是一个乡下来的小公会,能够打进决赛就已经算是无比荣耀了。现在就算输掉也没有什么关系。”
“不过我想……在我们比赛结束之后,一定会有相当多的人想要来买贵公会会长的秘密弱点吧?而且我相信,这个弱点一定会相当的值钱!哈哈哈!”
戰聖天巫
艾罗几乎是鼓着腮帮子努力地把这些话喊了出来,就算不能够传遍到这里每个人的耳朵里,但那些稍稍靠近这边的观众们肯定也是听了个一清二楚。
紧接着,就是一传十十传百,用不了多久,相信整个观众席上的人都能够明白这个人鱼之歌的会长究竟在讲什么了。
“你……你!!!”
波克现在已经是气的浑身颤抖起来了。他转过头看了一眼那边依然站着动也不动的达克,眼神中不由得流露出一抹紧张和担忧的情绪,立刻转过头冲着艾罗狠狠道——
“你这是在威胁!我要向裁判组举报!你这是在赤裸裸的威胁!”
艾罗当然知道自己是在威胁。同样的,他也相信裁判组现在也正在远处等待着自己的回答。
当下,他呵呵一笑,说道:“是啊,我就是在威胁你。利用敌人的弱点击败敌人,难道不是战场上最应该做的事情吗?用自己的优点去打击敌人的缺点是理所当然的,只有傻瓜才会用自己的短处去硬碰硬敌人的长处。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我们人鱼之歌赢下了这场比赛,那么你的这个秘密自然也就不值钱了,我也就用不着去卖给其他人了。”
諸天反派boss洗白系統
对于这个嬉皮笑脸的人鱼之歌会长,站在场地中央的达克现在终于猛地抬起头,目光从战场上的人鱼之歌,彻彻底底地转向了旁边的艾罗。
在和这个人鱼之歌会长对视了之后,他的眼角不由自主地瞥向了观众席,看到了那位正坐在位子上的父亲——帕拉丁·光中光。
他略微呼出一口气,随后立刻捏紧手中的长剑,说道:“艾罗·加西亚,如果你想要用那件事来威胁我的话,那就让我们等着瞧吧。我不会受你的威胁,也不会对你的公会再有一丝一毫的容忍。接下来,我将要用我的全力来击败你的公会,让你明白和我作对,将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
我在廣西養小鬼 火炎焱
艾罗十分绅士地向着场上的达克行了一个绅士礼,笑道:“看起来,您已经做好觉悟了?”
“哼!”达克看都没有回头看一眼,手中的长剑径直向着身后一下劈落,只听得轰的一声,偷袭过来的忌廉甚至就连反应都没有,就肩膀中剑,吃痛后退。
“觉悟?”天堂之后的会长,他的脸上已经写满了觉悟,“战胜你,然后走向我那光辉灿烂的未来,就是我的觉悟。”
说罢,他再也不去搭理那边的艾罗,而是转过身,直接向着捂着肩膀节节后退的忌廉冲了过去。
这一刻,相信所有观看这场比赛的人都已经看到了这名会长的觉悟。看到了他为了赢得胜利甚至不惜将自己的弱点暴露在那么多人的面前!
观众们都已经开始期待!
期待那个人鱼之歌究竟能够说出什么“可怕”的“秘密”?是关于女人的吗?还是关于金钱的?仰或是两者皆有?又或者是这个看起来眉清目秀的会长背地里还有着某种不可告人的卑劣秘密?!
人们期待着,人们甚至开始因为期待而欢呼起来!
此时此刻,就算是那些最为衷心的赌徒都已经开始期待天堂之手能够快速压制住人鱼之歌,因为只有人鱼之歌被逼入绝境之后,那个会长才有可能大嘴巴将那个据说可以卖出高价的秘密当众说出来!让在这里的所有人都能够第一时间得到这一条最珍贵的消息!
他们期待着……
无比地期待着!
“想要困住我的魔法?你们还太早了一点!”
可就在这时,远处的冰心猛地拉起一道宽广的冰墙,彻底隔绝了旁边时时刻刻都在骚扰他的起司。紧接着,他立刻举起法杖,大量的寒冰立刻在整个战斗场地的上方浮现!
这一次,他没有再使用自己得意的准确击杀魔法,而是选择了这样一种大规模的杀伤战斗方式!
“寒冰·霜雨针芒!”
无数的冰针在半空中浮现,随即迅速向着那些人鱼之歌的成员们落下,宛如降雨一般避无可避!
起司不断地躲闪,但是身上还是被那些冰针刺中,感受到肌肤上的疼痛。玛歌勉强维持住向上的屏障,但是却因此放松了面前的屏障,只能依靠芭菲的藤鞭树根和织网来抵抗正在围攻她们的孤影和光头牧师。
那只小白猫现在被冰针扎的到处跳,不断地喵喵叫,甚至冲向那边的波克的怀中。
但,对于忌廉来说……
碰!
在冰针即将落下的刹那,忌廉反而转过身子,一把冲进了正在追击他的的达克怀里,在非常近的距离下,刀刃与长剑发生了碰撞。
这次的突袭让达克的动作瞬间停顿了下来,与此同时,那些从天而降的冰针也是毫无停息地落下,纷纷打在忌廉和这位公会会长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