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37m3f引人入胜的小說 諸天雲盤笔趣-第八百一十五章 莫欺慘綠中年!鑒賞-1v260

諸天雲盤
小說推薦諸天雲盤
在场之人除了卢承霖和李芷君,全都对洪玄机起了杀心,恢复了道心和修为的梦冰云早已非当年那个坠入情网的女人,此时此刻,她什么都做得出来!而出身与妖族的白子岳更有杀这厮的理由,至于洪易……
从七岁那年开始,他便不认这个父亲了,自然也有杀他的心,只是因为母亲的复生没有过去那么浓烈了而已。
但最终,梦冰云还是放过了洪玄机,让他滚蛋了。
毕竟是儿子洪易的生父,只是放他离开的时候,这位太上道的圣女最后淡淡地说了一句,“我们已经两清了,至于霖儿与君儿的父亲,你洪玄机不配知道,好好苟活着吧,不要再奢望什么,他的层次甚至超越了你们追求的所谓的彼岸……”
说罢,她朝卢承霖眨眨眼,嘴角勾出一抹笑意。
不杀只是一方面,最主要还是这种生不如死的报复,才是她梦冰云想做的。
对于洪玄机,她实在是太了解了。
和他堪称天下第一的修行天赋一样,这位大乾王朝的武温侯内心的骄傲、自负和自尊之强,亦是举世无双的!对于她梦冰云的“背叛”,他绝对无法容忍,可想而知,这样一位举世无双的男儿之心灵……在未来的日子里,将会承受怎样的煎熬灼烧……
所谓一报还一报,当年你洪玄机做得初一,那本圣女也能当得十五!
“好好苟活着吧,苟活着吧,着吧……”
“不要再奢望什么,奢望什么,什么……”
“他的层次甚至超越了你们追求的所谓的彼岸……超越了你们,超越了彼岸……”
低着头狼狈不已地离开,洪玄机有些茫然地在路上走着,脑海中依旧不断地回荡着刚刚听到的那些话。一路上,附近寒天腊月在外讨生活的村野小民看见了他,先是满脸忍俊不禁,然后满脸惊诧且小心翼翼地绕开他,尽管整个脑袋肿得与身材比例相当不协调,但他身上穿着的锦衣玉袍,就说明了此人身份尊贵,出身不凡——
恩,不是他们能当场笑出来的。
走了好长一段距离,这位大乾王朝的武温侯才终于心神回归,定住心意,体内磅礴强悍的灵气一转,红烧猪头飞快地消肿,恢复正常,只是……两张脸上还有着十分清晰的巴掌印,恩……看上去有些小巧,印在这偌大的脸面上,有些不和谐。
不愧是开创了绝世神功诸天生死轮的绝世高手,尽管还只是人仙巅峰的层次,但横练修为之境界已经到了生生不息的境地,还不到一刻钟,洪玄机身上的伤势好得七七八八……
可恶!可恶!可恶啊啊啊啊!!!
笑清廷 喝壺好茶嘎山糊
毫无疑问,梦冰云在十年前便悄然复活,并委身于那位救了她性命的神秘域外强者——
明江之雪
这种侮辱,洪玄机如何能忍受得下去,可不能容忍他又能怎么样呢?连一个来自域外的孩童都打不过……可想而知那位给自己戴了绿帽的域外高手到底有多强,只怕这一方世界整个修行界的强者加在一起,也不够看。
洪玄机不愧是大乾王朝第一侯,不仅修行天赋可怕,更有着得天独厚的聪慧天资。不过一念间,他就推断出了最合理最有可能的“真相”。
一步一步向前而行,洪玄机的脚步从迟凝,到稳健,最终坚定了起来——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中年绿!他忽地站住,缓缓地回身定定地遥望西山……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洪玄机亲手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
几天后,卢子华回来了……
与洪易、梦冰云、白子岳他们几个打过照面,立刻觉察到他们脸上的表情有些诡异,特别是梦冰云,总是回避自己。
还有,卢承霖这小子这两天也不对劲,有些过于殷勤了!
Emmm……
这位卢大峰主不禁陷入了沉思,自己到这一方大千世界四处游历的这几天,这边似乎发生了什么事?
他不动声色,暗中施展了照应秘法,神识顿时穿梭时空而去,看到了几天前在这西山上发生了的事情。
然后,卢子华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小子……
坑爹呢!
这要是自己一时不察,然后陈大女神过来查房了,又刚好看见梦冰云……呵呵呵,这尼玛就是有一千张嘴也说不清楚,以陈美钿的性子,固然不会撒泼式地爆发,但肯定会整得卢子华不要不要的……
他不动声色,装作不知道,但却立刻将刚刚自己神识获得的影像通过神念,传递到了无尽虚空彼端的妻子那边。
玄黄大千世界中,聚元峰上的陈大女神刚刚校检完姜立这些年来的修为,正满意自己教导的成果呢,脑海中与夫君时刻联系紧密的神念一动,emmm……他好像发了什么过来了……咦?还是视频?!难道是什么*****吗?
陰陽眼之錯惹高冷男神
在看之前,这位陈大女神内心的表情是这样的——
(づ)づ
穿越女配不貪歡 易五
在看完了后,她的表情就成了这样——
∑(O_O;)
最后成了这样——
ヽ(`Д′)︵┻━┻
可以啊!本来对这小子偷偷溜出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没有想过多地限制他,给他一些自由自在的空间……可现在看来,这小子根本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连他劳资都敢这么整蛊了!
尽管陈美钿的脸色波澜不动,可姜立是何等冰雪聪明的女子,立刻觉察到了她的不对劲,心下一动,似乎这几天小承霖出去了?
重生農家小娘子
鬼谷天下
她心下有些忍俊不禁,多半是是他又闯什么祸了……
陈大女神与儿子卢承霖之间的“恩怨”,不仅聚元峰上下都知道,就是宗门内的其他道脉也有听闻,早已不是什么新闻。
“师父,弟子就先下去了……”
尽管还有些修行上的问题,但姜立却立刻起身,向陈美钿行礼告辞。修行上的问题能问师父最好,不能的话,她还是可以向秦羽请教的,就是向他请教的时候总会发生一些其他的肢体接触……
嗯,脸红心跳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