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dbiye精品都市异能 無限之至尊巫師 起點-第1398章 諸神終結者吞界展示-z2jfu

無限之至尊巫師
小說推薦無限之至尊巫師
对手的情况仍旧有相当一部分隐藏在重重迷雾中。
类似的情况凯恩已经遇到了不止一次。
不要紧,做好自己,走好每一步,便好。
要深谋远虑,也要做好当下。
至于怎么做好当下,秉持一个核心即可,那就是至强至简。如无必要,勿增实体。
就像眼下,只要吞界专注于吞食之道,将噬渊的陆岛都吃掉,不怕对方不跳出来。
若是仍旧不跳出来,那也没什么,他就代替对方,成为亡魂大河的独家受益者,然后终结这个宇宙。
不敗神話 九命野貓
时间流逝,吞界的吞食效率进一步提升。作为拥有旧日支配者显性大吃货属性的存在,完全体的吞星可以说是星球粉碎机,如果凯恩再肯赋予其一些独有信息,以恒星为食那也完全是有可能的。
这样的一种存在,吞吃单薄的浮空陆岛,自然不会多费力,哪怕还是幼崽。
一转眼,24小时就过去了。
这是一个值得标记的时间节点。在这第一阶段,吞界还是比较脆弱的。主要问题是积累不够,又要长身体,又要囤‘脂肪’,而噬渊的土地天空又算不得营养丰富的大补之物,因此即便吞界有着相当棒的转化比例和低耗损,仍旧会面临勉强够运转的尴尬局面。
这个时候对手若是肯拿出拼命三郎的血勇莽劲,吞界败亡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
凯恩不可能直接插手,关键点不在于他离着有多远,而在于噬渊绝对是魔兽宇宙的敏感点,他敢直接出手,有极高概率被命运之力锁定。
一刀驚春 沈筱之
届时,就算躲入生态船,怕也难逃纠缠。
凯恩可不像因为自身的筹谋不够缜密周全,就把在热点地区细心打造的安全屋给搭进去。
然而,正是因为第一阶段最难熬,才要故意示敌以强,半分不能怂。
从目前的结果来看,这波操作还算成功。
不管是对方缺乏足够的准备,还是被凌厉的三板斧给砸蒙了,总而言之,在损失了飞军之后,对方就由攻转守,凯恩借吞界的感知功能可以隐约察觉到中央陆岛那边的变化,收缩,以及似乎是启动了什么防御措施,有那么点乌龟缩壳的意思。
当然这些都是从能量运转模式等比较抽象的角度分析出的结果,表面上看还是一如先前般冷冷清清。
可就是这么个渺无人烟的森寂之地,二十多个小时前能突兀的发射数以万计的能量炮弹,还能派遣成千的飞军,其运载量是地球二战时期最大规模轰炸载弹量的数倍。
确实,作为噬渊教派的大本营,中央陆岛在荒凉冷清的外表像,掩藏着大都市般喧嚣火热的真面貌。
可即便是这样的真容,在之前的对垒中,也是肉疼的很。两波能量炮弹被吃掉,那可是相当于30亿吨TNT当量的破坏之力。飞军则代表着驻守部队三分之一的兵力。结果落了个分分钟被吞噬抹杀的下场,换谁都不可能不慌,毕竟这意味着双方的战力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地头蛇一方完全是被过江龙吊起来打。
就在这看起来平静的20多个小时里,噬渊教的人玩了命的祈祷哭诉,恳请他们的真神爸爸,为他们主持正义。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的真神爸爸,此时也是心烦意乱,慌的一匹。
对真神而言,吞界的表现真的是太彪悍了,突出一个‘效率’,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变强大。
全職業天才
不过真神更怕的是吞界背后的那位,祂从吞界的外在和表现上看到了上古之神的风采。
思念裏的流浪狗 張小嫻
当然,上古之神跟吞界比,连业余选手都算不上,而只能算是涂鸦者。真神指的是关系模式,同样是诡吊亵渎风满满的触手怪,上古之神背后有虚空大君爸爸,那么吞界背后呢?
真神也怕,怕被钓鱼,怕杀出去后帅不了5分钟,就被吞界的爸爸给揍成猪头。
于是真神将苟怂当做沉稳镇定来演绎,下达了避其锋芒,曲线救国的核心指导思路。
吞界顺利熬过了第一阶段。
随着一声轰然响,陆岛被击穿了,巨大的触须,像是藤蔓,自地穴中伸出,向着四面八方蔓延。
貼身美女公寓
‘嗡……’
野兽密径地区上空的红光消失不见。
这代表着这个地区已经彻底死亡,或者说,吞界已然获得了这个地区的法则权柄。
不同于之前像蝼蚁般被碾死的那个死亡精华BOSS,吞界的法则获得,是彻底的消化和支配,这意味着哪怕它离开,这片天地也不会再赋予任何存在领袖级的法则之力。
噬渊的这几片陆岛,最肥美的就是法则之力。关键标签为‘特殊’,甚至可以说独一无二的。
随着吞界吃掉野兽密径,凯恩也基本确认,噬渊果然就像它表现出的残破般,是残缺不全的。
就像是一张拼图画面,损失了大部分碎片,损失的碎片去了哪里,目前还不得而知,凯恩猜测,是被某些存在给带走了,就像吞界现在干的这般。
噬渊的相关法则,特殊点之一,就是稀有。暗影界的其他地域,以及现实世界中的各处,法则基本都是复制粘贴,重复重复再重复,千篇一律,相对而言属于烂大街的玩意。
噬渊的法则不同,被拿走了,再想生成,就很费劲了。若是凯恩亲自下场操作,甚至能够让其恒定唯一,也就是‘我一旦拿了大头,以后即便又有生成,也会被吸聚到我这里,从而使之成为我独家掌握的法则。’
用仙道的说法,这便是合道之上的境界,支配大道。
获得了法则之力后,吞界已经可以称之为噬渊的一部分。而囤积了足够的‘脂肪’后,它进入了少年期。
就像蛇在成长过程中会留下蛇蜕,吞界的阶段进化也有类似的变化,且颇具仪式感。
只不过,它蜕下的皮,是活的。
类似奥扎奇生物般的怪异诞生。在环境及法则之力的影响下,它们看起来瘦骨嶙峋、宛如风滚草,又仿佛荆棘,同时还有金属富矿的质地和棱角,其外在跟明日边缘中的外星怪物相似度极高。
这些怪异像野兽般撒欢儿,像蜘蛛般乱爬,显得非常活泼。
打闹了一会儿之后,它们就开始本能的打洞,进食。它们以岩石为食,就仿佛传说中的饿死鬼,吃相不雅,永远饥渴。
而吞界这时则不再像上个阶段般拍碎大地,吞吸进食。它的本体开始无机化,原本是肉山,现在是真正的大山,不,应该说超物质化,编织入法则后,这种物质完全可以理解为神力容器,所以这不是大山,而是超大型神器。
触须继续疯狂蔓延,最终野兽密径,这片约3200平方公里的大地,宛如被麻绳缠绕捆绑的大石,‘提离’了鸡腿陆岛。
哪怕从千里之外观看,场面也是天地伟力级的宏大,震撼心魄,可以说,这一刻,所有噬渊的生灵,都在对其行注目礼,并被深深的震慑。
高举神座,我将在云端之上,睥睨万物。
吞界此时演绎的,就是这样的霸气大戏,就普通的成神仪式而言,逼格已经拉到最满,等于是直接在主物质位面打造地上神国,然后飞往外层位面。
当然,真正有逼格的还是凯恩。
凯恩用实际行动让魔兽宇宙的诸神看看,假如一名神祗,有个多元宇宙的造物主爸爸,祂可以多牛比。
当新的陆岛剥离生成的时候,在孤山外壳之内,新形态的吞界正在极速孕育。
正常情况下,这个过程是以万年为单位的,但技术水平够高,万年也能浓缩为刹那。
飞到一定高度后,三千多平方公里的超级岩盘,突然发生爆炸。
在那个瞬间,仿佛恒星君临,高亮的光将噬渊中仅剩的这几片陆岛淹没,地表的积雪在不到一秒钟内全部蒸发,两秒钟后,所有直接暴露在大火球之下的岩体,都像黄油般开始融化。第三秒,大爆炸结束,反作用力随即产生。
这反作用力,令向前的核心爆炸点,化身黑洞,噬渊各陆岛上之前被融化的岩石,此时像是加热软化的糖稀,被成片成片的吸起,向着爆炸点飞去,远远的看,就像超级大怪兽在对数百万平方公里的区域抽气吞吸,那种只有在宇宙深空中才能见到的景象,对于星球生灵而言,是会看一眼就意志崩溃的超级天灾。
又过了几秒,当这波吞吸借着爆炸的反作用力结束,在相对于四大陆岛而言的高天上,吞界展现了它不可名状的旧支形态。
像是运,像是雾,像时群星闪耀、尘埃云朦胧的发光星团,总而言之它无法被准确描述和形容,偏偏这一天象级的巨大存在,充斥着异样的吸引力,让任何生灵在看一眼后,都忍不住想要看第二眼、第三眼、第N眼,并下意识的想要获知真相。
与此同时,San值也在以惊人的速度狂掉。神灵真神,不可直视,这个逼格吞界在此时此刻算上真正拥有了。
这一波操作下来,噬渊各陆岛的地表生灵,80%已然被抹杀,剩下那20%中,至少有13%是被神性照射洗脑,而成为狂信徒的。只有7%的生灵,因为运气好,又或自身足够强大,躲过了这一波恐怖打击,可以说,除了那些本身就在地底活动的生灵,地表生灵漏网的很少很少。
接下来,是一波‘流星雨’,随着吞界抖震身体,宛如虱子般的怪异被投射而下,飞向噬渊陆岛的各处。
这些怪异在空中变形,肢体拧成一枚枚有着螺旋纹轨的飞梭,然后在神力的包裹下,像是进入大气层后的陨石般,燃烧着飞坠而下。从某中角度讲,这些自动获得上等眷族属性的生灵,个个都是牧师、圣武士,吞界就是它们信奉的神。
轰轰轰!陆岛上被射出一个又一个深邃的孔洞,渣屑和尘埃方向激射数百米远,如果将效果按比例缩小,差不多就等于装甲车被反器材武器怼,一个又一个的洞孔,虽然所占比例有限,却让人感到触目惊心。
这就是吞界的新一轮吞吃模式,养猪大法,敌人眼中的豪猪、野猪,对它而言却是温驯的家猪,养肥了就吃,香的很。
这下,真神也沉不住气了,神力赐予,放开限制,于是,渊誓者、搜魂者、噬魂者、焦痕巨兽、炽焰冥殇……各种被噬渊教支配的怪物大军从建筑中倾巢杀出。
噬渊是有人工建筑的,破灭堡、罪人锻炉、特玛库伦,这些名字都代表着建筑,历史悠久,以百万年计。
而在凯恩的眼中,这些建筑都是昔日的遗迹,只不过大部分都被弃置而随着时光的流逝逐渐残破,一少部分则被利用起来。一如艾泽拉斯的高等精灵辉煌时期的建筑群之现状。
永恒之井大爆炸令卡利姆多古大陆分崩离析,也让高等精灵的城市变成了一座座废墟,万年之后,遗迹随处可见,有些被利用了起来,但大多数被埋没了,又或只剩断壁残垣。噬渊陆岛上的建筑,给人的整体感观就是类似的感觉。
所有这些建筑,暴露在渊空之下的部分,都在吞界之前进阶不可名状时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坏。
不过噬渊教也不白给,他们是拥有强力的修复法术的,更何况还有大型魔法结界保护,总是能起到些作用。
噬渊教派出的战兵,自然不敢轻易的上到地表,吞界如日中天,神性照射像是阳光普照,传奇阶在这种照射下,待的久了也得跪,寻常的超凡存在就更是不行,就算有真神赐予的神力,却也不是这么浪费的。
还好,噬渊陆岛本就有着堪比费伦幽暗地域的地下世界,又因地表环境过于残酷,噬渊教坚持不懈的发起人工开凿,因而地下可谓四通八达,因此地底行军,至少能完成中央陆岛、乃至破灭堡所在的八字形陆岛的阻击行动,至于破布陆岛和鸡腿陆岛,噬渊教倒也有支部,但支部拥有的力量,是无法做到威风盖全岛的,只能是尽力而为。
吞界‘抖虱子’35分钟后,双方战兵的首次正面交锋在八字形陆岛的某处发生,而在随后的十分钟里,交锋点迅速超过一千个。
作为吞界的直属眷族,被凯恩称作‘风镐’的这种生物,拥有两个神级属性。
1,奥扎奇属性。该属性让风镐以吞噬有色法术力和生命能量为生。所谓的有色法术力,可以说囊括了超凡力量的所有类别,从圣光、元素之力到暗能、邪能。
另外,作为高等眷族,风镐还有‘歼灭’天赋。这个天赋搁在万智宇宙,代表着每次攻击,必然要毁灭一定数量的‘地’。
‘地’代表着超凡力量的生产设备,毁灭‘地’意味着不但打击前线,还打击后方,比放火屠城还狠。一如吞界在第一阶段时吞食大地的猴版。至于是拇指猴,还是大马猴,那就要看具体情况,具体际遇了。
2,惊惧兽属性。惊惧兽在万智宇宙是一个形容词,理论上只要这个生物让人感到足够恐惧,那么它就可以称之为惊惧兽。
但跟奥扎奇结合,就指能够让人掉San值的神孽类生物。
还有一个重点是,只有本土生物转化成的奥扎奇,才同时具有两个属性。
再往细了说,大部分让智慧生命感到恐惧兽,都是智慧生命所熟悉的生物,比如对人而言,同类,猫狗猪牛羊这些。
简单的理解,就是魔幻版的生化危机,并且个个都是寄生兽又或生化危机BOSS怪那个级别的,那种噩梦级的畸变扭曲,普通人光是看几眼,就腿肚子转筋。
基于奥扎奇生物和惊惧兽的属性,风镐的超凡天赋非常恐怖,说其是低阶半神也不为过。
半神未必比传奇阶更强,但其在法则层面的逼格却高于大部分传奇阶,有着这样的一个长板,当它面对普通超凡者时,就能在某个方面以碾压之姿秀战力。
噬渊教的战兵,在初接触风镐时,就吃了这样的亏。它们不了解风镐的可怕,以为对方就是吞食怪、粉碎机,虽然看起来不好惹,但毕竟是在耍单,群殴胜算应该很大。
于是,见到风镐,往往是比较莽的就冲上去了。
然后很快就打出了GG。
风镐的战斗技能虽然是随机诞生的,但无一不犀利。
震慑嚎叫,是堪比女妖之嚎的高阶术法,范围内全员战栗、眩晕、麻痹、茫然。然后就是被风镐割草。
事实上,哪怕没有震慑嚎叫,风镐也又无双的资本,法则之力让风镐拥有高阶破魔效果,哪怕是塑能法术,都能用肢体兵器斩开。
它们看起来是在单飞,但实际上跟吞界的联系很紧密,就像网络服务器和终端机。只要吞界在这一界,或者这个维度,那么网络就是通的。
在通网的状态的,风镐的每次击杀,都附加献祭属性。
献祭就有回馈,神力赐予,神术赐予等等,因此风镐杀戮值越高,就会变得越强大恐怖,身上的BUFF神术会一层层往上叠,除了种类多,还能强化威能,并在需要的时候诞生光环效果。
理论上,每一头风镐都能临时成为圣域级的战力,如果运气足够好,直接圣灵化,成为神灵之下的至强存在也是有可能的。
对付这样的存在,最忌讳的就是以量取胜的战术,等于是送菜养对手。
可惜噬渊教不知道,它们想都想不到,世间还有如此变态的战兵。所以说,乡下土包子被教做人了,风镐们用实际行动向它们展示了,什么叫落地战将级、上限圣域级的神性战兵。
神梟正傳
噬渊教有真神在幕后坐镇,等于是视野直达第一线,一看情况不对,自然是及时收缩。
然而吞界同样有大局观,以及通讯便利的特性,之前看起来像是特殊矿工的风镐,很快就成为猎人,主动发起进攻,它们有着强大的侦察能力,以及恒定的瞬身术和移形换影,以及鬼魅般的身法,往往是只要发现目标,就一个移形换影接近,然后瞬身术入敌群,开无双最大效能割草,上千场遭遇战基本都是这种,噬渊教的战兵虽多,在这场战役中,却是以百分比的速度在折损。
更可怕的是吞界什么都吞,就连那些没来得及施放的神力都敢于吞咽,这就是旧日支配者,吞噬万物,宇宙大敌,诸神终结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