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v9j9d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第一村 txt-第一О五三章:杜仲展示-a2kj9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
长安城外的官道上,人影攒动,丝毫看不出半点冬的寂寥。
行色匆匆的路人穿着厚厚的棉麻大衣,双手插进宽大的袖口里,怀里捧着暖烘烘的袖炉。
几个相约到城里采购年货的山民背着满满一箩筐的山货。
有蘑菇干、果子干、还有折叠整齐的花麂子皮。
铺了水泥的官道上,几辆马车碾过清晨凝结的冰盖,发出清脆的碎裂声。
几个熊孩子等马车过去后,跑到近前捡起一块碎冰,对着太阳在地上折射出五彩的光晕。
妇人们挽着妯娌闺蜜的手臂,讨论着一会儿进城了先去哪里逛比较好些。
六道滄溟訣 翦影
腹黑校草的小甜心
有人提起前些天上了新货的万象城,有人建议去朔方商会打听打听。
混沌邪魔 雪夜流星
男人们相视一笑,抖了抖背上的货物,思考着是不是有多余的钱,听说万象城有个卖弩的店,隔壁村的猎户都说那里的弓弩又好又准,射出去的箭连石头都能击碎。
唐朝好醫生
长孙无忌的马车刚刚经过不久,杜如晦乘着李世民特派的老爷车紧随其后。
两人在官道上‘偶遇’,看着杜如晦乘坐的老爷车,长孙无忌再次感叹电动车的好。
既然碰上了,那就没有什么好客气的,登上老爷车,反正两人的目的地一样。
窗外每十米一根的电线杆子快速划过,阳光将电线杆的影子拉的很长,刚好倒影在车窗玻璃上,好像一幅幅快速播放的画儿片。
暖阳照进车里,穿得厚厚实实的长孙无忌顺手解开衣领:“还是电动车好啊,冬日里出个门都比马车舒服,这车严丝合缝,冷风都吹不进来。”
杜如晦认同的点了点头,摸着柔暖又顺滑的皮沙发,笑着说道:“若是郎君的电动车真的能够实现量产,以后大家出门就方便多了。”
“陛下让你过去打探消息了?”长孙无忌端起扶手上的保温杯,美滋滋的吸溜了一口。
这个保温杯是老爷车的标配,朔方商会还没有同类商品售卖,不然,长孙无忌真的很想买几个回家用,冬日里热茶热汤凉的太快了,有这么一个保温杯简直不要太舒服。
超級無限充值系統
杜如晦微微颔首:“陛下的目标,国舅爷应该也是知道的,突厥一日不除,陛下这心里就一日不得安宁,去年渭水那件事儿如鲠在喉啊。”
长孙无忌眼里闪过一丝复杂之色,他当然是希望李世民好的,毕竟,他长孙氏已经彻底与李世民绑在了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可是,李世民现在是刚刚登基的第一年啊,他的步子还非常的不稳,说个不好听的,大唐如今的繁荣盛世,有七成是席云飞的功劳,三成是前朝留下的余热,跟李世民没有半点干系。
李世民如果一直发现不了这点,反而一味的想要借助席云飞的势,那到头来尾大不掉,后悔都来不及啊,现在唯一值得满朝文武庆幸的是,席云飞并没有什么雄心,否则……
“当务之急,陛下应该借着郎君的这股东风,让整个大唐休养生息,尤其是慢慢吸收融合郎君的那些奇物才对,而不是只想着去利用和借势,到时候哪怕覆灭了突厥又如何?”
长孙无忌说话的语气有些激动,杜如晦朝他使了个眼色,然后朝前面开车的司机瞥了一眼。
长孙无忌透过后视镜,看向司机,两人碰了一下眼睛,司机继续面无表情的开车。
“克明之意,无忌心领了,这些话今日不说,他日我也是要当着陛下的面说的。”
杜如晦苦笑着摇了摇头,他虽然很得李世民重用,但在李世民眼里,地位终究是比不上长孙无忌的,有些话自己不敢说,也不能说,但长孙无忌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老爷车在水泥路上行驶的速度越来越快,路过一个三叉路口的时候,直接一个右拐。
长孙无忌看向写着【落岭涧发电厂】的路标,与杜如晦说道:“就要到了,克明想好怎么跟郎君替电动车的事情了吗?”
杜如晦侧着头,看向窗外满是白雪的原野,嘴角微微一勾:“没什么好想的,实话实话就行了,郎君的性子你还不知道吗,拐弯抹角反而落了下乘。”
“哈哈哈哈,没想到克明看得这么透彻……唉,陛下要是也如你这般就好了……”
说起李世民,长孙无忌不免又是一脸的无奈。
官路沈淪
···
哐哐哐!
长孙冲笑容满面的提着一个铜锣连敲了三下,喊道:“好啊,周聪,你小子这运气简直是逆天了,赶紧上来,哈哈哈……”
台下一个小胖子与旁边的同僚拱了拱,嘴都笑到耳后根了。
尊寵嬌妃:竹馬邪王,弄青梅 霧玥北
“特娘的,死胖子可以啊,回头何氏酒楼摆一桌,不然兄弟没得做了。”
璽少心頭寵:小妖精,聽話! 絡璽
套路總裁輕點愛
“哈哈哈,好说好说,别说何氏酒楼了,万象城三楼海鲜大餐,不来就是不给我周聪面子。”
“这小子,看把他嘚瑟的……哎呦,不行,不行,只剩下八辆了,咱们还有一百多人呢。”
“你们就好了,还有机会,我们都没指望了,兄弟们加油啊,以后能不能蹭车全指望你们了。”
高台上,长孙冲将一把车钥匙递给上台的周聪,指着停车场最右边的一辆电动车:“好小子,这运气连我都不得不佩服,拿着吧,最边上那辆电动车,从今往后就是你的了。”
周聪感激的朝长孙冲躬身一礼,又朝不远处的一座二层小阁楼深深鞠了一躬。
阁楼的窗户开着,能够隐约看到席云飞的背影。
长孙冲拍了拍周聪的肩膀:“往后要好好干,不要辜负郎君还有殿下的美意,这电动车可是有价无市的宝贝,要是让我发现你偷懒,回头有你小子好看的。”
“下一个,保洁组刘大嫂。”
高台下三百多号人一怔,随机人群中十几个妇女一脸懵逼的走了出来。
妙手毒醫 藍雪心
为首一个妇人有些拘谨的看向长孙冲:“主事大人,我们保洁组也能参加抽奖吗?”
旁边一群大老爷们也是交头接耳起来,电动车就剩八辆了,这群扫地的妇人来凑什么热闹啊。
长孙冲朝那处阁楼望去,其实他也觉得让保洁组参与抽奖有些不妥,可是,席云飞说了,整个落岭涧发电厂的三百多号人就是一个大的整体,没有谁高人一等,也不能离开任何一个岗位。
长孙冲毕竟世家出身,从小就被灌输了人有三六九等的观念,此时犹豫半响,才朗声道:“不管是保洁组,还是技术组,亦或者是后勤组,只要是落岭涧发电厂的一员,就都有参与抽奖的机会。”
话音刚落,旁边的停车场响起一道叫好声:“好,说得好!”
长孙冲扭头看去,接着双眼一亮:“爹,杜叔,你们也来了啊!”
长孙无忌和杜如晦走上高台。
朔方派来的人对他们或许陌生,但长安这边招收的书生对两人可谓的敬若神明了。
原本嘈杂的广场噤若寒蝉,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两人身上。
长孙无忌走到长孙冲跟前,满意的看着自己这个儿子,成熟了,也内敛了许多。
“好小子,当初爹好不相信你能做好这个主事,没想到几个月过去,你竟然将这里管理得井井有条,好,好,好,果然没有让为父失望。”
杜如晦也笑着说道:“虎父无犬子啊,冲儿刚刚及冠就能有如此成绩,我家那两个小子下次见到昔日的同窗将他们远远抛下,估计要羞死了,哈哈哈。”
“让杜叔见笑了,冲儿不敢居功,落岭涧发电厂能有现在的辉煌,少不了三公主殿下的帮助,当然,也少不了在场所有人的付出。”
长孙冲没有居功自傲,也没有将所有功劳揽在自己身上,一番话说得铿锵有力,瞬间让台下的工作人员热烈盈眶,特别是一些不重要的部门,得知自己也有抽奖的机会,高兴哭了。
“好了,爹爹就不打扰你们继续热闹了,我跟你杜叔去见见郎君。”
长孙冲躬身一礼,指着不远处的小阁楼:“爹,杜叔,冲儿就不送二位了,郎君跟殿下在二楼办公室里,我让管事带你们过去。”
目送两位大佬离去,短暂沉寂的广场随着新一轮的抽奖,再次火热了起来。
阁楼这边。
王大锤早就发现了停车场多了一辆老爷车,见到长孙无忌和杜如晦,第一时间告诉了席云飞。
“他们俩怎么凑一快了?”席云飞起身走到窗边看了一眼。
三公祖李秀宁在旁边端着一杯热茶,笑道:“估计是二郎派来的,八成是为了电动车。”
席云飞走到茶桌旁坐下,苦笑道:“您也是料事如神了,不过,电动车如果真的要量产,杜仲树胶的种植和产量干系重大,您觉得这事儿我要告诉他们吗?”
“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三公主李秀宁说着,抿了一口热茶,脸上露出一丝回忆之色,良久,才绣眉微微蹙起,不太确定的说道:“本宫记得秦岭就有大片你说的这种植物,不过,当地人称其为‘胶木’。”
“哦”席云飞闻言抬头看向她,惊喜道:“如果真的能够找到大量杜仲树,那电动车量产绝对没有问题,而且我还有不少好东西,只要有足够的杜仲胶都能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