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qwzrp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又見九叔 起點-316 登神!看書-meo8a

又見九叔
小說推薦又見九叔
“你、你不要过来!”
阿红惊呼道。
她看着陈子文,尤其是看着陈子文手里的针筒,上一世尘封的记忆,像撕开一个缺口,不断冒了出来。
尽管没有恢复全部记忆,但这阴森的屋子,熟悉的面孔,一如几十年前!
那时也有茅龙!
这个老男人咬了她!
更过分的是还有好几个人用针筒抽她的血!
阿红看着陈子文,记忆里,自己的这个老板就是抽她血的带头大哥!
那时的她好无助。
佑土哥……
对了!
阿红想起之前见到喊她“飘红”的男子,记忆里,那人叫佑土,是她的爱人,可佑土被那几人蒙蔽,以为对方是好人,任由她被抽了好多血!
如今……
想到方才佑土将自己交给陈子文,阿红眼前猛地一黑。
她简直想哭!
陈子文看着阿红,见她一脸害怕地盯着自己,顿时明白对方恢复了记忆。
不过陈子文没有介意。
抽点血怎么了?
若不是自己,阿红早被咬了,被茅龙咬了之后,可是会感染尸毒,变成殭尸的!
陈子文十分鄙视茅龙这些不讲卫生之人。
明明抽点血就行,非要用嘴咬,杀鸡取卵,分明是针对飘红,想要弄死情敌。
“阿红,别害怕,抽点血,一会儿给你炖点红枣、猪肝,帮你好好补补!”陈子文一脸温和。
“不、不要!”
阿红身子不停后退。
她想转身逃出神殿,可还没来得及跑,就被血煞气一卷,抓到陈子文身边。
“救命啊!”
阿红吓得大叫起来。
她貌似对针筒有着巨大的心理阴影。
陈子文按住阿红,血煞气压着她四肢、身体,让她一动不能动,接着又用血煞气变成一根棒槌,堵在她口中,让阿红停止大叫。
“别怕,等会儿给你加工资。”
陈子文安慰道。
说着拍拍阿红的头,平复对方恐惧。
想着阿红这么害怕,可能是晕针或晕血,陈子文贴心地用布捂着对方眼睛,然后小心握着针筒,从阿红左臂上,抽了一管血。
“好了,不疼吧?”
陈子文放开阿红,拿开布,只见对方眼泪朦胧。
“主要是你亲戚没来,否则用那个喂天魔,我也不介意的。”
陈子文对阿红道,一边说,一边拽过茅龙,将针筒里的血,挤了一些在茅龙口中。
“吼!”
茅龙大吼起来!
六阴女之血入体,像一支大补神药,茅龙原本脸上生有尸斑与腐肉,竟在一瞬之间,完全恢复!
不仅如此,茅龙体内血煞气在变化。
他埋在地底许久,体内尸气极浓,却在饮下六阴女之血后,血气暴涨,渐渐有了活人气息,血煞气亦实现尸血气平衡。
“哈哈,你死定了!”
无界不知何时醒来,正好望见茅龙气息大增,容貌恢复,立马反应到师傅得到了六阴女之血,不由充满杀机地望向陈子文。
可惜不等无界说下去,陈子文已催动血煞气,全力吸取茅龙身上的血煞气。
“我要——”
茅龙还想反抗,可陈子文用力一脚踩着伏羲针,将茅龙钉在地上,同时手里变出一柄石头锤子,猛地朝茅龙头上来了一下!
“啊!”
茅龙惨叫。
他功力的确恢复了,可根本不是陈子文对手,一身血煞气不由自主往外流失,一转眼,血煞气少了数成。
大量血煞气涌入陈子文身体,高兴之余,陈子文又皱起眉头。
茅龙体内的血煞气,尸气与血气融合得极好,有一种陈子文体内血煞气所没有的浑然一体。
可是,陈子文敏觉地感觉到,茅龙体内血煞气缺乏本源之力,有种徒有其表的“软弱”。
血煞气是一种生命能量。
《鬼干部》中的血魔因血池中的血煞气不死,无界佑土因血煞气活到如今,种种迹象表明,血煞气必然蕴含着某种生机。
可茅龙的血煞气,软弱无力,本源流失严重。
“是了,当年天魔死时,溢散出大量本源血煞气,如今即使复活,失去的终究失去了。”
陈子文很快想通了。
本源血煞气能令人百年不老,若茅龙复活后,完全恢复如初,那么《登神秘笈》未免太过逆天。
放在几百上千年前,茅山若用此法杀了炼成《登神秘笈》者、又将其复活再杀,岂不是茅山弟子个个长命百岁,容颜不老?
陈子文略感失望地将茅龙身上血煞气吸走九成九。
对方血煞气缺乏本源,有一点好处,即被吞噬之后,十分轻松就能吸收。
而且吸收了茅龙的血煞气,陈子文隐隐觉得,自身血煞气,尸气与血气之间的融合,有了一些进展。
“你说谁死定了?”
见茅龙气息萎靡,陈子文停止吞噬,并拔出对方体内伏羲针,扭头看向无界。
无界一脸无法相信。
陈子文见此一锤子将他砸晕,然后望向茅龙:“天魔,我请你过来,还有一些事,想向你打听,你是怎么做到死而复活的?地狱好玩吗?”
陈子文一脸好奇。
死了还能复活,这手段简直比上古大能三魂转世的法子,还要高级。
茅龙失去血煞气,整个人如缩了水,瘦成了皮包骨,此时一脸悲愤地盯着陈子文,一声不吭。
他心已绝望。
涼辰微景
没了血煞气,连重生的机会都没了。
陈子文知道茅龙心中不好受,可是出来混,就得有被杀的觉悟,哪能事事如意。
殘魂重生 阿曳
“请你回答我的问题!”
陈子文举起女娲锤。
茅龙满含恨意盯着陈子文,十分硬气地一言不发。
“唉,为什么要逼我?”
陈子文将茅龙翻了个面,背朝上,在一旁阿红一脸惊骇地注视下,拿起伏羲针,对准茅龙某朵不可描述的花儿上。
接着,陈子文另一只手举起女娲锤:
“说不说?”
……
一个小时后。
太阳下山。
陈子文从茅龙口中获知了不少东西。
其中关于《登神秘笈》的修炼心得,令陈子文大有收获。
万分可惜的是,陈子文最想得知的死而复生之法、以及地狱情况,未曾得到。
因为几十年前,茅龙被杀,根本没有进入地狱。
换句话说,茅龙根本没死透。
《登神秘笈》是门邪异的功法,大成之后,肉身即使濒临死亡,神魂依旧可以依靠血煞气存活,并维持肉身最后一丝活性。
当年茅龙被杀,实则根本没死,他的身体也从没被地狱之门吞噬,而是躲进了地底深处。
几十年来,茅龙的神魂躲在肉身中,利用血煞气苟延残喘,直到无界将他救出,拔出五行钉,利用日食天象,这才让他复活。
这老家伙说得牛叉,实则大半在吹牛。
当然,利用血煞气维持肉身最后一丝活性,这点还是挺厉害的。有朝一日,陈子文若遭遇不幸,或许也会考虑走这一步。
不过,要想做到这点,首先得《登神秘笈》大成!
茅龙说完了该说的一切,陈子文没有为难他,吸走了最后一丝血煞气,留了茅龙一具全尸,并用一具棺材,亲自将其葬入地下。
这种情况下,茅龙若还能复活,算他本事。
留下的无界,乃是肥仔仇人,陈子文问了一些问题后,将其交给了肥仔,后者用一颗子弹,了结这段仇恨。
做完这一切,陈子文带着阿红、阿娟,雷遁到九龙家中。
“六阴女之血!”
回到家中,陈子文做好准备,终于开始吸收六阴女之血!
自融合飞尸以来,陈子文体内尸气与血气一直没能实现真正的融合,血煞气无法圆满,《登神秘笈》始终不能大成。
如今六阴女找到,陈子文终于迎来了最后一步。
一针筒血,喂茅龙的只是一部分,剩下的陈子文全部饮下!
鲜血入喉,陈子文立马感到体内血气沸腾起来。
重生—幸運小小妻 妖靈靈
六阴女血脉特殊,是一种比普通血脉更“高级”的存在。
陈子文为了中和飞尸尸气,吸收了几十万计之人的血气,这些血气堆积在陈子文体内,看似无穷无尽,实则犹如一盘散沙。
就像士兵缺乏将军,拧不成一股劲。
女神的貼身邪醫 須彌果
可六阴女之血入体,一切迎来了转机。
陈子文只觉体内血气开始凝聚,量变开始质变,并自动与尸气产生“化学反应”。
这一刻,六阴女之血仿佛成了催化剂!
尸气与血气开始真正融合!
陈子文能感受到体内血煞气质量在提升!
“还不够!”
陈子文忽然将目光望向被自己带到家中的阿红。
对六阴女之血的需求,茅龙与陈子文几乎不是一个级别。
陈子文体内尸气与血气过于庞大,一针筒不到的血液,无法促成血煞气彻底大成。
陈子文没有犹豫,走到一脸害怕的阿红身边,将手按在她身上。
近距离吸取血液,陈子文无需借用外物,身体轻触对方,便可将血液吸出!
“我保你不会有事。”
陈子文对阿红道。
说着一大股血液从阿红体内流入陈子文身体。
随着六阴女血液大量流入,陈子文体内尸气与血气反应更大了,血煞气由尸气、血气两种属性,渐渐变得不分你我。
尸气代表死,血气代表生,如今尸气血气融合,代表从此以后,陈子文拥有了一股不生不死的力量。
不仅如此,从血魔与茅龙身上吞噬的血煞气,亦完全融入了陈子文身体,属性一致,不分彼此。
呼!
别墅中起了风。
随着血煞气提升,陈子文身体隐隐起了变化,生机涌入血煞气,生命与血煞气交织在一起。
完成尸血气融合后的血煞气,蕴藏着一股庞大的生命力!
这股生命力量的庞大,远超陈子文想象!
当年茅龙身死,本源血煞气外泄,导致佑土无界等数人长生不老;可若陈子文体内本源血煞气外泄,能够造成的长生之人数量,将会多到令创造这门功法之人都无法相信的地步。
“嫁衣魔煞功……”
陈子文想起黑无常之言,目光微微闪烁。
《登神秘笈》这门功法很诡异,能够令他人长生的特性,使得陈子文有些在意。
当今之世,陈子文固然少有敌手,可若在灵气充沛年代,修炼这种功法之人,没准会如唐僧肉一样遭人觊觎。
“嫁衣……嘿!”
陈子文笑了笑,笑容中带着决意,绝无畏惧。
随着体内血煞气变化,陈子文灵魂也仿佛受到影响,神魂开始壮大,并能离体而出!
灵幻界中人,修炼有成,神魂强大者,可以做到灵魂出窍。
如毛镇、石坚、林九、蛊老这类高手,甚至包括石少坚,都能做到。
陈子文以前实力强大,神魂却很脆弱,如今血煞气圆满,连带着身体、神魂都发生了改变!
刷!
陈子文体内血光大放,竟如同《风云》中剑圣使出“剑二十三”般,分离出一道血色元神!
元神模样正是陈子文!
颜色却是血红!
血色之上,还缠绕着一丝丝电芒,竟是雷灵根!
陈子文的元神依旧是脆弱的,但血煞气之圆满,竟可以保护元神,一同离开肉身!
远看之下,就仿佛元神披了一件血色外衣!
还有雷灵根缠绕!
陈子文念头一动,元神如云雾般飞起,催动血煞气,竟轰碎了屋顶,飞上了半空!
天色已晚,星星已出。
陈子文望向正下方,只见自己的肉身,仍在屋中。
为自身护法的阿娟,正惊讶地看着空中元神;被吸取了大量血液的阿红,则抱头躲在一旁。
“终于完成了!”
陈子文心生喜悦!
多年依靠饮血为生,如今终于可以改了。
雷灵根亦无需再压制,五指同心魔终于得以解脱!
血煞气圆满!
《登神秘笈》大成了!
登神!
陈子文有些明白为什么取这个名字。
因为功法一旦大成,神魂即可登天而上!
这一刻,陈子文元神如神剑出鞘,围着别墅飞快绕了一圈。
元神很轻。
在血煞气包裹中,陈子文如御剑般飞行。
这种无拘无束、强大无匹的感觉真的好极了。
陈子文元神归位,检查了一遍肉身,发现没有任何影响后,再度飞天而上。
“雷灵根亦在,能以元神之体,动用雷遁吗?”
陈子文心生好奇,以血煞气裹着元神,试着催动,没想到竟真的撕开虚空,一举雷遁出数公里,简直比有肉身在时还要轻松。
嬌妻不許逃
“我现在的感觉,好像黑无常。”
陈子文飘在夜空之中,元神往四面探知,只觉得方圆一里之内,无数响动尽在感知。
车子的穿行、路人的说笑、小姐在邀客、夫妻在争吵、混混在街头打架、小狗在大排档外啃骨头……陈子文居高临下,如开了天眼,将一切一切尽收眼底。
夜间的九龙十分热闹。
就连附近的警局,也聚着很多人。还聚着许多鬼。
陈子文这段时间一直没出手对付胡信,没想到金麦基与孟超所在的警局,即《猛鬼差馆》中三十年前小鬼子集体破腹自杀之地,那些死去的小鬼子的鬼魂们,集体跑出来了。
“我们要完成当年没有完成的大业!我们要统治这个地方!我们要为天皇效命!”
《猛鬼差馆》中的boss三宅一生大佐(鬼),此时穿着一身骚包衣服,站在一群鬼魂前,振臂高呼。
他的身边,除了鬼魂,还有很多鬼仆。
这些鬼得以脱困,已完全视警局中的活人如无物,跟着三宅一生高声鬼叫。
众鬼对面,金麦基、孟超等警员苦着脸,一副要哭的表情。
局长胡信也在,躲在角落,瑟瑟发抖。
这些警员之中,还有一个道士模样之人,表情亦很难看。他似与鬼物搏斗了一场,大口喘着气,额头都是汗,提着桃木剑,手脚有些发抖:“贫道无能,让恶鬼出笼。这下拦不住了,钟发白愧对大家,你们快走,我来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