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ufplj優秀都市小說 《大明元輔》-第154章 糾結-j4v49

大明元輔
小說推薦大明元輔
高务实想到的这个可能,让他霍然发现自己居然处在了一个非常危险的位置。
此时此刻,随着王锡爵提出的“拜嫡母”之法出现,郑皇贵妃如果反应过来,也可以依据这一原则想方设法让朱常洵拜皇后为嫡母。
但这件事有一个前提,即“拜嫡母”之事必须取得足够多的朝臣认可,才可能达到应有的效果。然而,朱常洵肯定不能取得心学派的支持,那么郑皇贵妃唯一可以拉拢的对象就只有实学派了。
拉拢实学派,在郑皇贵妃眼中肯定不会是去拉拢许国一系。这其中的道理还不只是高务实目前势力占优这一条,更重要的一条在于许国的年龄。
简单的说,就是许国按例致仕的时候,朱常洵甚至还没成年。
朱翊钧除了“足疾”之外,身体并没有什么大问题,不像他皇考穆宗,身子虚得是人都能看出来。而且作为朱翊钧最为得宠的妃子,她也知道皇帝整体上来说还是比较节制的——可能是吸取了穆宗的教训。
如此算来,直到许国致仕,朱常洵也成不了天子,到时候许国一退,自己母子二人在外廷还能指望谁去?
我的弟弟才不是老狗 禦龍七
不能找许国,就只能找高务实了。郑皇贵妃虽然未曾见过高务实,但她知道高务实与皇帝同岁,据传马术甚佳,其做巡抚以前,在京师大多都不肯坐轿,而是骑马。
骑马可不比后世骑摩托,这玩意看似威风,实际上并不轻松,马术不佳者骑马,说不定比走路还累。而能常年骑马代步者,身体一定不会很差。
如此说来,高务实的仕途至少不会因为身体原因而夭折,那么一旦他愿意支持常洵,大概率可以一直照护到常洵御极。
而已高务实如今的势头,他那时十成十已经入阁了,若是这个过程够长,甚至早已做了首辅,如此一来这个优势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既然拉拢高务实成了第一选项,郑皇贵妃就只需要考虑拉拢的手段。以刘馨刚才的分析来看,郑皇贵妃第一个想要利用的人肯定是皇帝,她只要找到办法让皇帝和高务实说起这件事,或者明白无误地提出这个要求,高务实很难拒绝。
为什么之前可以拒绝,这时候就很难拒绝了呢?
因为之前没有人想到“拜嫡母”,高务实可以用坚持儒家传统的理由来拒绝,表示自己坚持要等皇后诞下嫡子。这个说法皇帝没法反对,甚至也不太可能反对,因为他对皇后同样有很深的感情。
一寵成癮,首席的妻子
然而现在不同了,现在是朱常洛和朱常洵都能“拜嫡母”,这时候如果问皇帝希望谁去拜,那答案还用问吗?肯定是常洵啊。
谁拜都一样,皇帝再找高务实提起,高务实显然就不好反对了。
然而麻烦在于高务实并不想这么做。朱常洛也好,朱常洵也罢,高务实对他们历史上的表现都很看不上眼。
后人说起朱常洛,也就是历史上的明光宗泰昌帝,虽然直言他沉于酒色,纵欲淫乐,以至于成了一个“一月天子”,甚至还搞出“红丸案”这种可笑可悲的故事来,但对于他短暂的治政还是给予了好评的,说他“罢除了万历朝的矿税,拨乱反正,重振纲纪。”
然而很可惜,在高务实看来,这位皇帝的表现正说明了他根本就不会做皇帝。
本来,萨尔浒之战惨败以后,朱翊钧已然意识到东北边境的麻烦不小,开始积极调动人力物力财力准备报仇,只是王皇后的突然薨逝让他的精神垮掉了,一个月之后自己也撒手人寰。
婚不可欺 納蘭雪兒
小說版名偵探柯南
在这样的情况下,朱常洛如果是个聪明的皇帝,就应该知道他的压力其实很大,国家兴亡都在他肩上了。而且,只要能报了萨尔浒的大仇,他的权威也能树立起来。
但要成功复仇,其关键则在于手里必须有钱。有钱才能打仗,这一点在万历三大征中早已证明。如果不是因为朱翊钧砸了大把的内帑进去,原历史上的三大征说不定一场都赢不了!
極品媽咪:天,媽咪好妖嬈! 韓小奈
可是,内帑的钱是从哪来的?大头就是矿税。
矿税并不能“顾名思义”,它其实就是商税,只不过和高务实现在要搞的商税不同——高务实收商税,是要把钱收进户部,朱翊钧的矿税则是通过矿税太监收进内帑。
在原历史上,朱翊钧这矿税每年收起来的其实也不算多,但搞出的麻烦却很是不小,其中主要原因在于“征矿税”没有制度可言,矿税太监们又趁机上下其手,弄权、贪墨不一而足,所以民间反对的声浪很大。
不过,所谓民间反对声浪,实际上有一大半是大商人们搞出来的,同时大商人们的朝堂代言人们则不断攻击矿税,数十年如一日的要求朱翊钧取消矿税,只是朱翊钧始终坚持不肯罢。
整体而言,矿税的存在是一把双刃剑,它保证了在国家“出事”的时候,皇帝能拿出银子来支撑战争,又导致民间、朝堂的尖锐反对。
作为新御极的天子,不是说不能取消矿税作为一种与百官妥协的手段,争取暂时平息皇权于文官集团之间的斗争。
问题是取消矿税也得看时机啊,这个时候辽东眼看着都要彻底糜烂了,你还把自己手里目前最靠得住的一笔财权放弃掉,这……是个什么神操作?
其睿智程度,恐怕和崇祯自废厂卫差不多。
由此可见,朱常洛的水平完全靠不住,比他老爹朱翊钧差了八条街。
算帳 倪匡
朱常洛靠不住,朱常洵同样不靠谱。
国本之争中发生的烂事先不说,只说其受封福王、之国洛阳以后。这位殿下横征暴敛,侵渔小民,千方百计搜刮钱财,除了没胆子造反之外,基本坏事做绝。
当时朱翊钧与群臣冷战,无数奏疏送进皇宫都如同泥牛入海。朱翊钧对群臣上的奏章大多不理睬,唯独福王府的奏章不同,早上递交,基本上下午必有答复,对其要求则是无所不允。
有这样的便利,四方奸人亡命之徒自然纷纷趋之若鹜,聚集在朱常洵门下。而此后天启帝乃至更后来的崇祯帝即位后,因福王是帝室尊属,是血系最近的一支藩国,所以对他也很是礼敬。
然而地位如此尊崇的福王殿下有何表现呢?
这位据传重达三百十多斤的王爷一辈子醉生梦死,终日闭阁畅饮美酒,遍**娼,花天酒地。流贼猖炽之时,河南又连年旱蝗大灾,人民易子而食,但福王不闻不问,仍旧收敛赋税,连最基本的赈济样子都难得做一个。
彼时,四方征兵队伍行过洛阳,士兵纷纷怒言:“洛阳富于皇宫,神宗耗天下之财以肥福王,今上却让我们空肚子去打仗,命死贼手,何其不公!”
当时退养在家的前南京兵部尚书吕维祺多次入王府劝说福王,对他说,即使只为自己打算,也应该开府库,拿出些钱财援饷济民。然而福王的反应在史书上记录得很简单:“不听”。
“不听”的后果很严重,崇祯十四年春,正月十九,李自成率军攻陷洛阳。福王与女眷躲入郊外僻静的迎恩寺,仍想活命。其世子朱由崧脚快,缒城逃走,日后被明臣迎立为南明的“弘光皇帝”。
他倒是跑了,然而体重严重超标走路都困难的福王无法逃跑,很快就被李自成军寻迹逮捕,押回城内。
清水紅蕖 湘江伊人
半路,正遇被执的那位前南京兵部尚书吕维祺。吕老尚书激励道:“名义甚重,王爷切毋自辱!”言毕,吕老尚书骂贼不屈,英勇就死。
可惜福王熊包一个,哪肯自杀殉国?正月二十一见了李自成,立刻叩头如捣蒜,哀乞饶命。
借我七年青春 憶錦
李自成看见堂下跪着哭喊饶命的三百斤肥球王爷,也不知道怎么,反正就越看越生气,干脆让手下人把福王绑上,剥光洗净,又从后园弄出几头鹿宰了,与福王同在一条巨锅里共煮,在洛阳西关周公庙举行宴会,与部下同食,名曰“福禄宴”。(注:此事结局众说纷纭,这是其中最戏剧性的一种。)
当然,无论朱常洵之死是不是这么“精彩”,至少他死前那番表现已经足以丢光朱翊钧的脸面了。
即便高务实心里偶尔也会劝自己,毕竟此时的朱常洛和朱常洵都还年幼,现在培养或许是可以改变很多的。但怎么说呢,就好比让他另外选个时期穿越,他也不可能去跟张献忠混一样,让他改变对朱常洛和朱常洵的成见,实在太为难了。
不过,成见难消还不是最关键的问题,高务实真的打定主意不肯在他们二人中搞二选一,而非要想方设法让王皇后自己产下嫡子的原因,还是从政治大局来考虑。
这事儿不复杂,只需要做一个假设:高务实力挺朱常洵拜皇后为嫡母,在皇帝的偏帮之下,朱常洵取得了领先优势……试问心学派能答应吗?会放弃吗?
不要忘了,心学是“道德实学”,他们在其他的事情上或许有时候可以出于暂避锋芒考虑而退让、妥协,但在这件事上,他们是退无可退的!
退,就意味着他们这一学派存在的基石都被动摇,甚至是被打碎了!
类比来说,就相当于让高务实当众承认“祖制一字不可易”一样,根本没得谈。
所以归根结底,高务实其实需要达成三个条件:既要心学派不至于暴走,搞得文官集团内部彻底割裂;又要让自己实学派一方能够取得胜利;同时还要避免皇帝从此以后消极怠工,与文官集团搞长期冷战。
唯一的解决办法,只有皇后自己诞下嫡子。
刘馨听完高务实的分析和解释,也不禁叹了口气:“这位王皇后的肚子可真是事关重大了,而且被你这么一说,连我都有些担心起来……你说今天这流言……该不会瞎猫碰上死耗子,真给说中了吧?”
刘馨所说的流言,就是陈矩和高务实提起,高务实刚才又告诉刘馨的:今日午后,京师已经有一则新的流言传出,说皇后娘娘因生产皇长女时伤了根本,今后已不能成孕了。
高务实其实心里也不是百分之百肯定皇后没事,不过还是说道:“黑顶为此费劲了心力,我又调动宫中的力量,把皇后生产皇长女时的各种表现全都整理了一番,甚至还包括在那之后皇后的饮食起居等各种细节,全部汇编成册交给濒湖先生过目……”
“你对皇后的关心程度要是被皇上知道了,我看你只怕人头不保。”刘馨带着调侃说道,然后顿了一顿,又正色道:“李时珍怎么说?”
高务实道:“濒湖先生认为皇后是心病。”
“心病?”刘馨皱眉道:“就是你之前怀疑的,皇后生怕被人说善妒好淫,德不配位,不能母仪天下?”
“除此之外,濒湖先生还提出过一种假设。”高务实叹气道:“他怀疑前次生产的不顺利,让皇后产生了某种恐惧,这种恐惧使得她不愿再受孕,于是会不自觉地找各种理由拒绝和皇帝……亲热。”
本来高务实说这些话的时候异常严肃,谁知道刘馨听了却连连点头,道:“我也觉得生孩子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尤其这时代外科医学太不靠谱了,也没个剖腹产什么的,甚至没有消炎针,生孩子完全是九死一生。”
高务实愕然片刻,一脸怀疑地道:“这该不会就是你不肯嫁人的缘由吧?”
刘馨瞪了他一眼:“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高务实大摇其头,道:“我觉得你想多了,据我了解,顺利生产的成功率和产妇的体质关系最大,以你这身体情况,我看就算生个双胞胎,都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異界邪魔戰神
“你这叫站着说话不腰疼!”刘馨很是嫌弃地挥了挥手:“说正事,说正事,别没事就往我身上扯,我生不生孩子顶多也就两三个人关心,现在咱们讨论的是皇后生不生孩子,这事关心的人可多了去了……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高务实叹道:“尽量拖……”
话说至此,外头忽然传来高陌的声音:“老爷,有急事。”
高务实知道高陌不会贸然打扰,与刘馨对视一眼,答道:“什么事?”
高陌道:“郑皇贵妃的弟弟郑国泰来访,人已经到了。”
———-
感谢书友“曹面子”的打赏支持,谢谢!
感谢书友“dj000214”、“九幽霜寒”、“单骑照碧心”的月票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