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ja2b9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第662章 新的線索分享-bdaqr

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小說推薦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哦呼。”众目睽睽之下,中年男子发出意义不明的声音,整个人顿时陷入呆滞之中,就连手中握着的吃了一半的馒头都差点拿不稳掉在地上。
“爸?”孙长瑛疑惑的看向他,这才将其惊醒,他连忙咳嗽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
没想到他都这么大个人了,居然也会被跟自己女儿一般大的小姑娘的美丽所震撼。
但很快,他便收敛神色,站起身来到郭子衿几人面前。
“我介绍一下,这是我爸爸,”孙长瑛指着男子道,紧接着,她又一一将李恒宇几人也介绍给她爸爸,一众人这才算是相互认识。
“爸,都跟你说多少次了,怎么还是这样。做饭时又不是不能顺便给自己也炒个菜,怎么总是要吃之前的剩菜?”一看到男子吃的东西,孙长瑛便出声抱怨,听上去对方并不是第一天如此做了。
作为旅店实际上的主人,帮客人做完饭后顺便给自己也炒一个菜,并不是什么难事,但眼前男子似乎并没有这种打算。
郭子衿能够发现,他面前碗里的菜大致上都是些剩菜搅拌在一块,不说味道,光看起来都颇为寒酸。
“没事,这些菜还好好的,不吃扔了多浪费,”她父亲摇摇头,移开眼神,控制自己不去关注郭子衿,有些慌乱地一指床边,“屋子里没准备多少凳子,你们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坐床边说吧。”
郭子衿几人答应一声,便随意的坐下来,毕竟她们也都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人,别说是坐床边,就是站着说话都行。
不过,既然已经如愿以偿的见到孙长瑛父亲,要是空手而归,别说是别人,就连她们都不会原谅自己。
三公主vs三王子 再也不見..
冷情將軍醜顏妻
所以,等坐下后郭子衿便首先出击,恭维而不失俏皮开口道:“叔叔做的菜味道很好,所以我们想当面感谢下,后面住在这的时候,要是还能有这个口福就好了。”
面对她的话,孙长瑛父亲显然很是受用,作为大主顾,作为异能者,作为美少女,她话语的份量根本不是寻常人能够相媲美的。
“没问题,也没多少客人,后面只要你们在这住着,我有空就会给你们把饭做上。”他也显得异常豪爽,痛快地就答应下来。
別動,那是我老婆
闻言,郭子衿眼中闪过一抹浓重的惊喜之色,“真是谢谢孙叔您了。”
“也不知道您是怎么才能把饭做的这么好吃,像我,对做饭就没什么天份。”她叹口气,显得很是苦恼。
这失意的模样相信大部分人看见都会心生怜惜。
“没关系,”孙叔安慰道,“我刚开始学的时候技术也不怎么样,慢慢做多了也就好了。”
“包括瑛子也是一样,开始跟我学做菜时,还不小心把自己手给切了,连着哭了很久,从那之后好长一段时间,她都不敢再碰菜刀。”
“爸!”孙长瑛嗔怪道,也顾不上思考为什么她爸爸不让她去从店里其他地方端几个凳子,反而是让几人坐在床边的问题。“我那还不是刚开始学,刚开始谁都一样!都会犯错!”
“对对,刚开始谁都一样。”她父亲大笑,紧接着随手打开白酒,直接灌下一大口,顿时,一股浓郁的酒味便弥漫在房间中。
一旁林落雪跟姚可馨两人闻到这股味道后,皱着眉,或多或少都露出些许不适。
注意到这点,孙叔连忙盖上盖子,起身将门窗打开。
“对不起,忘了你们都是学生,不喝酒,应该都不喜欢这个味道。”
“没事,”两人摇摇头,心里却对他的举动颇为感激。
她们俩家里基本上都是不碰烟酒的,姚可馨父母偶尔还会喝一点葡萄酒,但白酒这种东西,她们俩几乎都没有接触过。
等酒味稍微消散一些,郭子衿再度开口。
青春從未散場 林冷樂
“谢谢孙叔。您学做菜有多久了啊?”
“这个嘛,”他心中默想,“应该有二十年了吧。”
“年轻时喜欢出海捕猎,走的比较远,便经常需要在船上解决伙食,所以或多或少跟着同伴也学到一点。”
“后面为了自己能吃的更好一些,我就趁空闲时间专门花钱学习,几年后更是靠这一手娶到瑛子她妈呢!”
“那叔叔阿姨感情肯定很好了,我也想以后能找到个爱我的男人!”郭子衿一脸憧憬。
“哈哈,肯定没问题,长得像你一样俊俏的女娃,我活这么多年还真没见过,肯定会如愿以偿的。”
海綿小姐的三月桃花
“谢谢叔。”她脸上升起一抹红晕,羞涩地说道。
一旁,李恒宇睁着一双死鱼眼,手机也不玩,就这么默默的看着她表演套话。
为了得到有用的线索,郭子衿今天也是蛮拼的。
“我要求不高,就希望能有一天能跟自己喜欢的人结婚,然后生下两个孩子!”
“最好是一男一女,不行的话,两个女孩也可以。但我不太希望是两个男孩子,因为男孩子太顽皮,从小到大都不让人省心!”
说这话的时候,郭子衿表面上是满怀憧憬与对美好未来的向往,实际暗地里偷偷观察孙长瑛父亲的表情。
皇天不负有心人,这一回在她说生两个孩子,最好是一男一女时,她敏锐注意到对方神色中的异样。
他似乎想再喝点酒掩饰,但碍于林落雪跟姚可馨两人,最终却还是什么都没做。
“是啊,女孩子好,像瑛子,从小就很乖,从没让我们多操心过。”他感慨一句,眼中闪过一抹追忆。
“不管是店里的事,还是外出帮忙捕猎,样样不比男生做的差。”
话虽如此,他眼里却隐约有些遗憾。
他是为什么感到遗憾?
武清欢心中思量。
早在刚进入到房间里时,她就已经将整间屋子的构造铭记于心。
此处应该是孙长瑛父母的房间,她这么大,肯定已经有自己的住所了,不可能再跟父母住一块。
能看得出,她父母两人生活还是很朴素简单的,房间内只有一张双人床,一个衣柜,一个床头柜,一张吃饭的小桌子以及几张矮凳。
双人床上方还挂着一张大大的已经有些掉色的结婚照,里面男女幸福的依偎在一起,看其面容,肯定是孙长瑛的父母无疑。
除此以外,床头柜上还摆放着他们一家三口的照片,上面的孙长瑛大致上三四岁的模样,但照片上的她父母,看起来比大结婚照里面的两位新人年纪要大上不少。
“孙叔您夫妇俩要孩子是不是要的比较晚?”武清欢突然间插嘴问道。
“恩?”孙长瑛父亲有些疑惑,眼神闪烁,但还是给出回答。
“是的,我们结婚时条件也比较艰苦,为了给孩子一个好的环境,所以就要的晚一些,等事业有起步时才生下瑛子。”
“难怪您结婚照跟那个照片上比起来看起来差的比较多。”武清欢一笑,随后便不在言语。
见武清欢如此说,孙长瑛父亲心中即便是略微有些疑惑,此时也按捺住没有吭声。
见气氛因武清欢的话而变得冷清下来,再加上今天的目的也算完成一部分,剩余话题并不适合第一天见面的他们,所有郭子衿便打算开口告辞。
“看您饭还没吃完,我们今天就先不打扰叔叔您了,以后有机会我想多请教下您做饭的小技巧,不知道可不可以?”
这不算是什么很过分的要求,更别说因为异能的作用,所有生命在面对郭子衿时都会下意识升起好感,所以他很轻易便答应了。
“没问题,只要我有空,你想学什么都行!”
“谢谢叔叔,那我们就先回房间去了。”郭子衿感激的一笑,转过身,给其余几人暗地使个眼神,示意众人先离开这。
这时,见他们离开,孙长瑛也站起身,打算跟着一起出去,先前为节省时间,她只是把碗筷泡在厨房的水池里,现在得抓紧时间去清洗。
本来这些活是有专人去做的,但因为葛莱蒂丝的包场,导致他们只需要服务好李恒宇几人即可,生性比较节俭的她父母认为没必要留下那么多人增大开销,便让旅店内其余人都放假回家了。
“我跟你们一起走吧,厨房还需要收拾一下。”孙长瑛说道。
郭子衿几人也没有反对,反正也只是跟着走一小段距离,又不会影响什么。
跟她父亲告别后,一行人便离开房间。
“对了,孙长瑛,你知道这边还有什么玩的地方吗?”郭子衿问道。
“玩的地方?我想想,如果是平时,还有很多小摊,但最近的话,因为游客稀少,也没什么人,要么是暂时休息,要么就转移到市区内了。”
“你们要是无聊,也可以去市区里玩,离这边并不远,开车不到半个小时就能到!”她建议道。
作为海滨城市,这边发展的也是相当不错,虽然比不上作为首都的长安,但跟他们一直以来生活的新芽市相比,也差不了多少。
里面各种各样的娱乐设施自然也都有的是,除此之外,与内陆相比,更是多了一份不同的风情。
若想要体验下不同地域的风土人情,去市区确实不失为一种良好的选择。
但这并不是郭子衿的目的。
“原来如此,”她了然的点头,眼见快要来到厨房,忽然出声邀请道:“孙长瑛,你今天有别的事情吗?”
“如果没事的话,要不要参加我们的聚会呢?”
“聚会?”不只是孙长瑛,就连林落雪几人都不禁露出疑惑之色。
今天一整天,这还是郭子衿第一次提出这件事,就连她们几人也完全不清楚。
“没错。”
“我之前不是跟你说了,我们是一个社团的吗?”
“其实,我们社团名字是超自然现象探索社,简称异索社。平日的活动内容便是探究一些常人眼中无法解释的怪异现象。”
“截止到目前,我们已经解决了好几个事件,就算是在我们学校也都是特别有名的社团呢!”
“至于这个聚会,你可以理解为我们另一种社团活动,目的是为了锻炼社员们的胆量,增长面对异常事态的能力,即便大家是普通人,也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
“听起来好像蛮有意思的诶!”孙长瑛有些意动。
她在学校,其实也有参加,但都是些很普通的,若不对比,还觉得不错,但跟郭子衿口中的社团相比较,那真是差太远了。
“那当然了,”郭子衿笑道。
“好奇心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嘛,就好像数百年前源石降临后,对于新出现的异能者这一群体,我们若不研究,或许现在也不会迎来这样的时代,我们还可能将异能者看作是神仙之类的非人生物。”
“其实,异能者跟人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大家都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嘛,不信你可以看看我跟你,是不是都一样呢?”
听到这话,孙长瑛脸上不禁露出一抹笑容。
她觉得,眼前的郭子衿与自己见过的异能者都不一样,虽然说不上来,但她让人感觉就很温暖,是真正将自己看做跟她一样的存在,没有一点倨傲的感觉。
这也是她喜欢跟几人说话的原因之一。
“那我需要做什么呢?”
“按照规定,我们需要每人讲述一个自己找到或亲身经历的诡异故事,所以你只需要准备一个给大家分享就可以了。”
“时间是晚上八点钟,到时你来李恒宇房间,我们几个都在。”
“八点,”孙长瑛很是纠结,“抱歉,今天我可能没时间,不能参加了。”
对这个结果,郭子衿并没表现出过分的惋惜。
“没事,今天没空就下次吧,下次我们准备好后我再叫你,在这之前,你可要准备好一个好听的故事哦!”
“友情提示,不能讲我们听过的故事。”她笑眯眯的说道,避免孙长瑛想要再将先前那个寻找丈夫的女子的故事再拿出来讲一遍。
“好的,没问题!”孙长瑛痛快地答应了。
作为渔民的孩子,她似乎从骨子里就有种冒险精神,喜欢这种非同寻常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