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陳雪禮:不畏生死 向險而行

陳雪禮:不畏生死 向險而行

陳雪禮進行銷燬作業。劉攀 攝

陳雪禮這陣子有點忙:聯勤保障部隊首屆軍械專業羣衆性練兵比武開幕在即,他既要組織本單位的專業訓練,還要參與比武的相關工作。

陳雪禮一直都很忙,而且忙的是令常人膽戰心驚的事:報廢武器彈藥銷燬。這,是世界上公認的危險職業。這些年來,陳雪禮幾乎天天坐在“火山口”,時時與死神打交道。

或爲A級轎車 紅旗E111電動車諜照首曝

但陳雪禮卻很自豪:2016年全國兩會期間,作爲基層人大代表,他受到習主席親切接見。

“習主席走到我面前時,我緊張極了,手心都出了汗。當我向習主席報告我是報廢武器彈藥銷燬工程師時,習主席說,‘你們這個工作很危險,要注意安全’。這話讓我感到很溫暖,緊張感頓時一掃而光。最讓我感動的是,習主席臨走前,又特意回頭再次叮囑我:‘一定要注意安全!’”

“那一刻,我的眼眶溼潤了!”4年過去了,陳雪禮仍然清楚記得當時的每個細節,“習主席的叮囑,充分體現了對基層官兵的深情牽掛。”

韋德INS曬和山羊合影 熱評第一:詹韋再次重聚了!?

特殊使命,呼喚特別擔當;深情牽掛,激發無限忠誠。官兵們說,這幾年,陳雪禮想得最多的是怎樣把習主席的關懷落實到實際工作中去。

在官兵眼裏,危急關頭,陳雪禮總是衝在最前面的那一個。

銷燬二隊隊長郭寧忘不了――今年盛夏,某部手榴彈投擲訓練場出現未爆彈。現場被炸得坑坑窪窪,一枚未爆的手榴彈懸掛在一個彈坑的邊緣,隨時可能掉落並引發爆炸。現場偵察完畢,陳雪禮熟練地用雷管和炸藥做了起爆器。

超級摩托車賽恐怖車禍 23歲車手撞護欄當場身亡

放置起爆器是最危險的環節,要儘可能靠近未爆彈,但又不能碰到。郭寧主動請纓,陳雪禮沒有同意:“情況複雜,我來,你看。”陳雪禮穿好防爆服、戴好防爆頭盔,小心翼翼放置好起爆器。

超高清音視頻撬動DRM產業新生態

“3、2、1――起爆!”陳雪禮按下起爆鍵,現場只響起“啪”的一聲,並沒有預期的爆炸聲。陳雪禮心裏不由得“咯噔”一下:出現這種情況,需要把起爆器撤收並重新制作和放置,面臨的未知危險更大。

拆解起爆器、測試雷管電阻……陳雪禮進行第二次起爆,危險終於解除。這次任務歸來,陳雪禮針對現場情況,探索出處理未爆彈的新辦法,提高排爆作業安全係數。

四級軍士長劉生光忘不了――今年7月,廢舊手榴彈銷燬現場,他用手榴彈拔彈機進行木柄手榴彈分解作業。正常情況下,機具啓動後,彈體和木柄在機械力作用下完成分解。由於拔彈過程危險係數高,操作員只能在工作間的監控視頻上觀察隔爆間拔彈情況。

意外突然降臨:一枚手榴彈的木柄被拉斷,但彈體和木柄沒有成功分離,隨時可能爆炸。現場指揮的陳雪禮立即採取緊急措施,讓劉生光停止作業。

人民數據助力山西智慧交通管理

空氣彷彿凝固了,兩人靜靜等待了5分鐘,手榴彈沒有爆炸。陳雪禮叮囑劉生光不要亂動,自己穿好防爆服,從工作間走進隔爆間,進行人工排險。陳雪禮小心地剪斷手榴彈拉火繩,再取下彈頭部和斷柄,成功化解險情。

英超僅出場33分鐘!吉魯遭蘭帕德棄用 1月將離隊

下士楊寬亮忘不了――野外報廢彈藥燒燬現場,陳雪禮組織實施某型高射炮彈發射藥銷燬作業。按照操作規程,需將發射藥平鋪成帶狀,設置引火帶,然後人員撤離,再逆風間接點火。

當天,由於地表溫度高,鋪設好的發射藥冒出絲絲青煙。此時,抱着藥筐低頭作業的楊寬亮並沒有察覺。陳雪禮見情況有異,大喊一聲“跑”,一把抓着楊寬亮向外跑。僅僅三四秒鐘後,自燃的發射藥就躥起二三十米高的火焰。陳雪禮驚出一身冷汗:再慢一點,兩人都可能會被燒傷。驚魂未定的楊寬亮坐在地上,緊緊握着陳雪禮的手。

這一幕幕驚險瞬間,聞者心驚肉跳,親歷者刻骨銘心。然而,說起這些,陳雪禮異常平靜:越是艱險越向前,對從事彈藥銷燬工作的人來說,必須迎難而上、向險而行。

在官兵眼裏,銷燬現場,陳雪禮是要求最嚴的那一個。

彈藥銷燬,程序多、風險高,稍有疏忽就可能釀成大禍。陳雪禮常對身邊戰友說,必須做到百分之百安全,百分之九十九都不行。

加速5G移動超高清視頻創新

2018年8月,彈藥銷燬暫停期間,陳雪禮發現定裝式炮彈拔彈機下面有一小灘油。他當即叮囑要仔細檢查,並提議對所有設備進行一次徹底排查。

多款尖端“黑科技”亮相進博會 中國市場迎更大信心

有人不以爲意:機械設備滴點油很正常,擦掉就行了,沒有必要小題大做。

陳雪禮態度堅決:設備哪怕有一點隱患,都會威脅戰友的生命安全,我們寧可多付出一些時間和精力,也不能讓設備“帶病”工作。

於是,大隊從工廠請了3名專家,與隊裏的技術骨幹一起,用了3天時間對所有銷燬設備進行一次拉網式檢查。

長城汽車 哈弗H2 優惠力度~國六~團購

取發射藥是彈藥銷燬過程中非常危險的一個環節,也是陳雪禮檢查最多、盯得最緊的一個環節。一次,兩名戰士進行取發射藥作業,工作間突然“下起暴雨”,兩人被澆成了“落湯雞”。擡頭一看,陳雪禮正嚴肅地盯着他們。

單霽翔:文化遺產不能“束之高閣” 要走進民衆生活

原來,由於作業時間長,兩名戰士有些鬆懈,發射藥散落一地。當時,工作臺和地面比較乾燥,火藥隨時可能意外燃燒。陳雪禮要第一時間消除安全隱患,又想給正在作業的戰士提個醒、給點警告,一進門就按下了雨淋系統的開關。

在銷燬作業現場,陳雪禮強調最多的就是遵守規章制度。他反覆對身邊戰友說,無論任務多繁重、時間多緊迫,都要嚴格按照既定計劃進行;無論專業多過硬、經驗多豐富,都要嚴格落實制度規定。

記者走進銷燬作業工作間,操作安全規定掛在牆上醒目位置,安全防範措施詳細明確。在取發射藥工作間,一進門,右手邊是球狀的泄靜電裝置,地面鋪設的是防靜電膠皮,工作臺有接地線與專用接地體相連,門框上邊的傳感器對工作間進行實時監控,如出現煙霧火星,雨淋系統將自動噴水滅火。

中士賀登衛在取發射藥崗位工作了5年。他感慨地說:“這些安全防範設施都是參謀長親自組織安裝的,在他的嚴格規範要求下,取發射藥這個原本最危險的工作間,安全係數大大提升。”

在官兵眼裏,防範風險,陳雪禮是最絞盡腦汁的那一個。

防範風險,靠制度落實,也靠科技保障。軍械專業出身的陳雪禮只要有時間就琢磨科研創新,目的只有一個:讓銷燬作業多一分安全、少一分危險,爲戰友的生命安全築牢堅實屏障。

有一年,大隊承擔了一大批空彈體毀形任務。原有的作業方式效率低,環境污染大,官兵作業時要戴口罩,飛濺的碎片還極易造成傷害。

陳雪禮琢磨,能否研發一種機器對空彈體進行自動毀形,既降低勞動強度,還能減少對環境的污染,同時消除安全隱患。他召集官兵共同研究,設計圖紙、聯繫工廠做樣機、實操測試,最終研製出空彈體毀形機,通過智能液壓和機電系統有效結合,實現彈體毀形自動化。幾經改進,這項成果獲得軍隊科技進步獎三等獎。

菲律賓疫情期“園藝熱”滋生“偷綠植風”

危險無處不在,意外隨時可能發生。陳雪禮常說,彈藥銷燬,安全怎麼強調都不過分,防範風險怎麼努力都不嫌多。這些年來,他參與研製了引信燒燬籠、定裝式炮彈分解結合拔彈力測試機、槍彈點數機等數十項裝置。

武漢光谷聚焦智能製造

這些裝置,有的獲了獎,有的與獎項無緣。四級軍士長張清富說:“參謀長搞科研,壓根兒不是奔着獲獎去的。只要能最大程度保障作業戰友的生命安全,提高作業效率,再小的科研項目,他都會使出百分之百的勁。”

炮彈引信燒燬作業時,偶爾會有未爆的引信從燒燬籠飛散出來,需要重新收集再次燒燬。以往,散落在現場的引信都是官兵用鐵鉗子揀拾。烘烤過的引信一旦爆炸,官兵極易受傷。

受雲貴地區捕蛇器的啓發,陳雪禮研製出一種揀拾引信工具。一米多長的握把前端焊上圓弧形鐵片,鐵片上附着一層膠皮,揀拾時既快又穩。這個工具成本雖然只有幾十塊錢,銷燬作業的安全係數卻大大提升了。

馬景林:本着多元、系統的視角來關注人的全面成長和發展

軍校畢業十幾年,陳雪禮一直鉚在彈藥銷燬一線。單位地處大山深處,遠離都市、遠離繁華。身邊的戰友,換了一茬又一茬。陳雪禮也時刻牽掛着父母妻兒,可真有機會離開這個危險的崗位時,他卻一次次選擇了堅守。

菲律賓疫情期“園藝熱”滋生“偷綠植風”

“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這位至今沒有告訴父母自己究竟在幹什麼的堅強漢子,談起遠在家中的妻兒時也哽咽落淚。可他一旦站在銷燬現場,神情立刻變得沉着堅毅……